愛上的王牌寵妻莫意涵是主角的小說免費在線閱讀

權少的王牌寵妻

時間:作者:憶夢來源:KX

權少的王牌寵妻又名愛上的王牌寵妻是主角莫意涵免費在線閱讀,權少的王牌寵妻全文免費閱讀是作者憶夢寫的一本講述莫意涵故事的小說:她是別人口中的野種,為了利益被親人犧牲,慘死在手術臺上。 他是商場上的冷帝,重生后,她遇到了他; 他寵她入骨,當她愿意為他重新打開心扉時,換來的不過一場空;期盼的宴會,成為他華麗的婚宴,再見面他成了她的姐夫;他說:“莫意涵,遇見你是我最大的痛。”她淡淡一笑,“沒關系,我這兒有止痛藥,管飽!”...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權少的王牌寵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一章殘忍的現實

冰冷的手術臺上,莫意涵躺在上面。

眼前漆黑一片,她什么都看不到。但她能感覺到生命一點一點地在流失。

她要死了,她知道。

這樣也好,她活著本來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不如死了的好。至少她還救了小芳。

突然耳邊傳來一陣滴答的時鐘聲,詭異般地清晰。

“醫生,怎么辦,病人大出血。”一個慌張的聲音傳入她耳中,感覺不是很真切。

“急什么,拿鉗子來。”一個較為冷寂的聲音道。

周圍陷入一片死寂,除了眾人屏住呼吸的聲音,和墻上時鐘走動的聲音。

二十分鐘后,醫生將手中的手術刀放下,看了一眼墻上的鐘對著一旁的護士問道:“死亡時間,下午五點二十。”

莫意涵心里猛地一刺,她真的死,只是為什么她還能聽得見,還能感受到肌膚的冰冷。

護士熟練地記下。

一名護士給醫生擦了擦額頭的汗道:“黃醫生,剩下的交給孔醫生來吧。”

黃醫生搖了搖頭道:“你們都出去,剩下的事我來處理。”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這不符合規矩。但黃醫生是主任,他們也不敢反駁。

于是眾人猶豫稍許,最后紛紛都退了出去。

手術室里頓時又靜得沒有一絲的聲音,除了墻上傳來的嘀嗒聲。

躺在手術臺上的莫意涵仿佛在夢境一般,她用盡力氣將頭偏向左側,努力地想要睜開眼睛。她只想證明一件事情,她真的死呢?

黃醫生見莫意涵頭微微地偏了偏差點嚇得大叫,醫生沒想到她還沒斷氣,剛才明明沒有脈搏了的。

畢竟當了二十幾年的醫生,黃醫生立馬恢復淡定,看著手術臺上的莫意涵道:“能沒心跳這么久還能醒過來,你不是我見的第一個。看來你是不甘心就這么去死。也好,看清楚真正害你的人,死了別來找我。”

醫生的話,莫意涵聽得不太清楚。緊閉的眼眸不停地動著,她努力地想要睜開眼。

此時,手術室旁的側門被推開,一個穿著白色病服女人走了進來。

莫意涵緊閉的眼皮不停地動著,突然一道朦朧的光映入眼中。

模糊間,她看到一個白色的人影走了過來。

“她死了沒?”很熟悉的女人的聲音,但她聽得不是很真切。

“快了。”醫生道。

“很好,沒留下什么手腳吧?”女人有些不放心道。

醫生道:“你放心,我在移植她腎的過程中做了手腳,外人看上去只會是一次醫療事故。”

“記住這事除了你、我沒有第三人知道。”

“呂夫人放心,我拿了你的錢知道該怎么做。”

呂夫人,莫意涵心里猛地一揪,是她!

這段簡單的對話,很清楚地告訴她自己似乎成了一場交易的冤魂。只是讓她震驚的事,害她的人既然會是——

“你先出去,我要單獨跟她待會兒。”女人的聲音又響起。

“嗯!”黃醫生走了出去。

手術室,冷得慎人。

模糊間,莫意涵感覺白色的人影慢慢向她靠攏。

在莫意涵的眼合上的前一刻,一張清純的臉映入眼中。

“二姐。”帶著些些甜膩的聲音傳入莫意涵耳中。

莫意涵想要發出聲音,卻發現好難。

“二姐,終于可以說永別了。你知道不知道這一刻我等了好久。”女人輕柔的聲音道。

莫意涵心猛地一刺,很痛。

“對了二姐,既然是告別。那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好了。”

女人彎腰,靠近莫意涵耳邊,小聲道:“其實,那天一切都我安排的,你酒里的藥是我下的,酒店里的男人也是我安排的,還有記者也是我讓莫曉凡找來的。這樣你死也能做個明白鬼了吧!”

莫意涵心猛地一揪,原來一切都是莫小芳安排的。

為什么,她想問,但卻發現自己根本張不了嘴。

“想知道為什么嗎?”耳邊輕柔的聲音又傳來。

女人咬牙切齒道:“因為我恨。我們都是莫家的私生女,憑什么你就能活得那樣光鮮亮麗,而我卻只能活在臭水溝里見不得光。所以我要你死,只有你死了,我才能代替你做上等人。二姐不要怪妹妹狠,要怪就怪二姐你自己蠢。”

手術臺上,枯白的手用力地想要抬起,卻無能為力。

女人歹毒的目光看著手術臺上面無血色的莫意涵,眼光里充滿著恨。

女人轉身欲離開,但走了兩步又轉身看著手術臺上道:“對了二姐,忘了謝謝你捐給我的腎。不過我并沒有得病。可惜了二姐肚子里的寶寶。不過也好,畢竟二姐也不知道他是誰的種。這樣的孽種死了也好,這樣二姐在黃泉路上也不孤單是吧?”

“哈哈——”女子陰冷的笑聲在冰冷的手術室里顯得格外的詭異。

莫意涵恨,但是卻無力。

莫意涵感覺自己感官在慢慢地消失,之前,被麻醉了的身體感覺不到多余的痛,但其他的感官卻還清晰。但此刻,所有的感官卻都在消失,除了恨。

這便是死亡!

“放開我,我要去看二姐。”病房里,一名面色蒼白的女人悲傷地哭喊著。

“小芳,你二姐走了。你別這樣。”一名面容俊朗的男子安慰著女人,臉上盡是難受。

女人不肯接受地搖著頭道:“你騙人,二姐不會離開我的。二姐說了,等我好了,還要陪我一起去旅游的。我們說好要去大理的。二姐不會死。”

“小芳,手術出了問題。你二姐她——”男人說著哽咽了起來。

女人悲痛地大哭道:“嗚——都怪我,是我害了二姐。二姐是為了救我才死的。”說著,女人揚手狠狠地扇著自己耳光。

男人立馬抓住女人的手,將女子護在懷里道:“小芳你別這樣,你剛動了手術。你這樣,你二姐若在天有靈會難過的。她給你捐腎,是想看著你好好的,不是這樣折磨自己。”

女人在男人懷里哽咽地哭著,“牧弈哥哥,我不要二姐死。二姐,你不要丟下小芳。沒有你小芳以后被人欺負誰護著小芳。二姐——”

莫意涵飄在空中,冷眼看著病房里上演的這出悲情苦戲嘴角冷揚。

莫小芳,原來你才是真正的影后。這戲騙過了他們所有的人。

五年前她以為是自己的疏忽,才被人設計人下藥,被人玷污,照片被登上頭條,最后被爸攆出莫家,成為過街老鼠。

原來一切都是她莫小芳一手安排的。

而她卻傻傻地把莫小芳當成好人。甚至當莫小芳代替自己嫁入呂家時,她還傻傻地感謝莫小芳幫自己收拾殘局。

所以當莫小芳告訴她自己得了尿毒癥,只能換腎時,她忍痛流掉懷了三個月的寶寶只為了捐出自己的腎給莫小芳。結果沒想到這不過是莫小芳另一出戲而已。一出要她命的戲。

“二姐,你放心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還有我。”這是艷照被登出來后,她被爸攆出莫家時,莫小芳對她說的話。那時的她感動得抱著莫小芳哭得傷心不已。

她們被推進手術室前,莫小芳一臉慘白緊張地拉著她的手道:“二姐我怕。”

其實她也怕,但她壓住內心的恐懼,安撫著莫小芳道:“沒事的,睡一覺就好了。相信我,手術后,你又可以向以前一樣。”

莫意涵雙手死死地握緊了拳頭,她看著腳底下哭得悲痛欲絕的莫小芳。

她恨——

她恨不得撕下這些虛偽的人皮面具。

若能重來一次,她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害她的人。

 

第二章死里逃生,邂逅

“二姐,你怎么呢?是不是頭又痛了,要不去樓上酒店休息一下?”熟悉的聲音傳入莫意涵耳中。

莫意涵一個激靈清醒了過去。

莫意涵慌亂地環視四周。

“二姐,你還好吧?”一張帶著擔憂的臉映入莫意涵眼中。

莫意涵腦中飛快地轉著,究竟發生什么事?她不是死了嗎?她怎么會在這?

無數的問號在莫意涵腦中不斷地轉著。

“小芳,來我敬你一杯,十八歲,是大姑娘了。”此時,一名男人端著酒杯湊了過來。

莫小芳看著男人,一臉擔憂道:“阿平,我二姐貌似有些不舒服,你幫我扶二姐去樓上酒店休息一下。”

莫意涵壓下心里的慌亂,看著面前的男人,和莫小芳那看似真切的關心。

怪異的記憶涌上腦中。

記憶里,她同父異母的妹妹莫小芳的生日part上,她喝了莫小芳遞給的酒,而后頭暈。接著莫小芳和面前這個男人將她帶到樓上酒店房間休息。

隨后她被這個男人強奸,記者闖酒店,而后莫家千金,呂家未來媳婦的艷照登上了頭條,跟著她被攆出了莫家,被學校開除,成為過街老鼠,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直到被莫小芳騙,冤死在手術臺上。

莫意涵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她怎么會死而復活,還回到一切發生的那天。但突來的一陣眩暈,和腹部一劃而過的煩躁卻提示著她的悲劇即將發生。

莫意涵狠狠地一咬牙用力地掐了一下大腿,腦袋頓時清醒了幾分。

“小芬,我——”莫意涵抬手,不經易地打翻了桌上的酒瓶,整瓶啤酒灑在了莫小芳的裙子上。

莫小芳驚叫了一聲站起來。

“小芳,你沒事吧?”莫意涵佯裝擔心道,眼底卻劃過一抹冷光。

酒幾乎整瓶倒在了莫小芳的裙子上打濕了一整片。莫小芳那個心痛,今天穿的這裙子可是她存了好幾個月的錢買的。

“沒事,只是酒而已。”莫小凡忍著心痛道。

莫意涵蹙眉道:“小芳,你趕緊去洗洗吧,留下印記就不好了。”

莫小芳勉強笑道:“沒關系,我待會兒再弄。二姐你不舒服,我還是先送你去休息一下。”一條裙子而已,等今天她的計劃得逞,這價位的裙子還入不了她眼。

莫意涵微微搖頭道:“我沒事,就是剛才喝急了些。你還先去弄一下吧。”她指了指莫小芳下面。

莫小芳低頭一看,被酒打濕了的裙子貼在腿上,里面的內褲全顯了出來。

莫小芳立馬坐下,因為她感覺包房里面的男人全部往自己兒這看來。莫小芳心里掂量半響,又見莫意涵一臉清醒,心想藥估計還未起效。于是決定還是先處理一下自己的裙子。

莫小芳對著莫意涵道:“那二姐,我先去弄一下。”

而后對著身旁的男人道:“張平,你幫我照顧一下二姐。”暗中卻給男人使了個眼色。

男人會意點頭道:“放心好了,交給我沒問題。”這大美女他惦記了一晚上,怎么會讓到嘴的鴨子飛。

兩人交換的眼神的動作莫意涵看在眼里默不作聲。以往她怎么就那么蠢。莫小芳雖然偽裝得好,但這些細小的動作自己怎么就忽略了。

莫小芳剛離開,莫意涵起身對著男人道:“我還是跟去看看好了。”說著就往包房外走不給男人回神的時間,她不能留在這,她必須離開。

男人心里有些狐疑,但見莫意涵已經走出包房外也不好跟去。直到莫小芳回來才發現自己被騙了,于是和莫小芳追了出去。

莫意涵跌跌撞撞地在KTV里尋著出口,腦子是越來越不清醒。大腿已經被她掐得發青,但卻越來越不管用。

這該死的KVT,修得這么復雜干什么。

“你個沒用的東西,看個人都看不住,還想吃天鵝肉,你去吃癩蛤蟆好了。”莫小芳粗魯的罵聲從身后拐角處傳了過來。

莫意涵大驚,狼狽地扶著墻向前跑。

好不容易找到電梯,莫意涵跌跌撞撞地跑了進去。

看著電梯門關上,莫意涵終于松了口氣,伸手想要按一樓的鍵,但身體卻突然無力地滑坐下去。

電梯一路到了頂樓,電梯門打開,心里的恐懼讓莫意涵不管不顧地跑了出去,仿若慢一下便會落入地獄一般。

她挨戶地拍打著房門,她只希望有人開門,然后送她去醫院。但卻沒有一扇門打開。

“你確定她上了頂樓。”莫小芳的聲音突然傳來。

“我在保安室的哥們看了錄像,她的確上了頂樓。”男人道。

莫意涵驚慌失措,她知道自己被他們找到會是如何的下場。

莫意涵慌亂地擰著房門的把手,用力地想要推開一扇門。

突然,她跟前的房門被推開,毫無預警,她身體失平衡地跌進屋里。

房門“碰”地在她身后關上,她趴坐在地上。

“一個人影都沒有,你那哥們到底靠譜不?”莫小芳的聲音從房門外傳來。

莫意涵的心幾乎提到了喉嚨里。

“也許她又從哪下去了,我們再去保安室看看。”男人的聲音傳來道。

接著是兩人匆匆離去的腳步聲。

莫意涵大大地松了口氣。

莫意涵從地上爬起來,晃晃悠悠地向屋里走去。

一張白色的床出現在眼前。

她好累,迷迷糊糊地一頭倒在了床上。

她應該安全了,提著的心終于松了口氣,不知不覺間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朦朧間她感覺似乎被人抱在懷里。

“嗯——”一種從未有過的舒適感替代了身上一直縈繞著的燥熱,她不由地呻吟出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更濃更重的炙熱從小腹一涌而上。

她伸手胡亂地拉扯著什么。

“別急,乖!”陌生的聲音闖入她耳中。身上的束縛似乎慢慢解開。

突然,她感覺一股滾燙的東西頂著她。接著,一股撕裂般的痛從下身傳來。

“啊!”她痛苦地嘶聲大叫。

聶云峯看著躺在他身下低泣的女子,猛地一愣。

她既然是——

“乖,別怕,一會就不痛了。”低沉的聲音如風拂過湖水般傳入她耳中,讓她心安了幾分。

慢慢的,痛楚似乎減弱了,接著一陣陌生的情欲讓她止不住的喘息著。

“乖女孩,你做得很好。”那陌生的聲音再次傳入她耳中,她聽得有些不太真切。一切仿佛是一場夢,朦朧讓她分不清。

 

第三章服務不行

清晨,陽光透過窗戶射了進來。

“嗯——”莫意涵輾轉醒來。

她伸手擋住刺眼的陽光。

“嗯——”又是一陣呻吟聲。她那個痛啊,仿佛整個人被車輦過般的痛,特別是下身。

下身!

她猛地坐起身來,慌亂地看著眼前陌生的房間。

這是哪?

記憶慢慢侵入腦中。

她從莫小芳的手中逃脫,而后仿若做了一個旖旎的夢。

夢?

她倏地掀開身上的被子,眼睛猛地撐大。

不是夢!大腿內側那一點點的紅印是什么她當然知道。還有那陌生而熟悉的讓她無法忽略的痛。

莫意涵臉色發白,難道說她沒有躲開莫小芳的毒手。一幕幕的悲劇在腦中回放,她最終還是躲不過命運的捉弄嗎,那她重活一次又有什么意義呢?

“醒了?”突然一陣低沉的聲音灌入她耳中。

莫意涵驚恐地抬頭,只見一個下半身只裹著浴巾的男人站在浴室門口。

不是跟莫小芳一起的那個男人。莫意涵大大地松了口氣,但立馬驚覺自己沒穿衣服,猛地將被子拉到脖子處。

聶云峯低冷的眼眸直直地看著莫意涵,厚實的嘴唇微動,不細看根本看不出。

“現在才想到害羞是不是晚了?”一句話聽上去有些諷刺的意味,但低沉的聲音卻無一絲波動,聽上去更像只是在簡單地稱述一件事而已。

她眉頭緊蹙看著眼前這陌生的男人,雖然記憶很模糊仿若是在做夢一樣,但此刻她卻漸漸地記起了昨夜發生的一切。

初次的痛,他抱著她耐心地引導,還有后來在浴缸中的瘋狂。

在她晃神之際,聶云峯走到一旁的衣柜前,拉開衣柜從里面掛著的西裝中摸出一陣支票。

聶云峯懸身回到床邊,他手指輕輕一丟,支票飄落在她蓋在大腿上的被子上。

“這是你的酬勞。”他道,語氣依舊沒有一絲波動。

她微愣,而后明白這男人的意思。凝視著支票,抱著被子的手死死地握緊。這該死的男人,把她當成是什么了!

給了錢,本該銀貨兩清了。聶云峯原本打算折回浴室梳理好離開,但忽然想到什么突然停了下來,微微側頭,一板一眼的聲音道:“不管你為什么做這個,上面的錢夠你花上一段時間了。我不喜歡碰過的女人被別人碰,別讓我聽道你繼續干這行的消息。相信我,你不會喜歡惹怒我的下場。”話完轉身進了浴室。

她拿起支票,狠狠地握在手中。

該死的男人,他當她是什么!什么叫干這一行的!

她憤怒地看著緊閉浴室的門。

二十分鐘后,聶云峯從浴室里穿戴整齊地走出來。

房間里已經沒有了莫意涵的蹤影。

對此,聶云峯倒未多想什么。只是躺在床頭柜上的東西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眉頭微動,走過去,拿起床頭柜上的他方才給的支票。

支票上黑色的簽字筆寫著“服務態度一分;服務質量一分;滿意度零分;評語,空有其表,功夫太爛,有待加強。”

聶云峯面無表情的臉難得抽動,低冷的眼看著躺在支票上的一百元。

很好,他聶云峯就值一百元!

“死人相,接電話了。”一陣怪異地手機鈴聲讓聶云峯眉頭微蹙。

拿起躺在床頭柜上的手機,接通電話,電話另一頭一陣男子的聲音傳來道:“死人相,昨兒哥們的安排還滿意吧?”

聶云峯眼眸一沉道:“昨天酒里你放了什么呢?”

對方一陣安靜,而后干笑兩聲道:“一點點助興的東西而已。不過這不重要,種豬給你安排的妞還不錯吧?”

“很好,你們兩膽子倒是養肥了。”聶云峯冷聲道。

“呵呵,我們這也是為你好嘛。你想想,這聶家大爺是誰?若讓人知道這聶家大爺還是個童子雞,我保管明天頭條一定全是你的頭像。就連種豬都懷疑你是不是個GAY了,不過你真是也沒問題,但你也得帶個男人回來嘛。我們都挺開放的——”

“趙牧,帶句話給那小子。”聶云峯冷冷地打斷對方的喋喋不休。

“啥話?”對方愣了幾秒回道。

“讓他把你兩的脖子洗干凈了。”聶云峯冷冷道,而后掛斷了電話。

聶云峯看著床榻上一床的凌亂眉頭緊蹙。他沒想到那兩蠢貨會給他下藥,但他不是個會被藥物控制的人。否則他不會活了近三十年卻未碰過女人。

但昨日那女人卻讓他破了戒,就算第一次可以說是藥物的影響。但后來在浴缸,還有沙發上他卻是清醒的。

聶云峯冷眸微瞇,他承認那個女人給了他特別的感受。但是對于有潔癖的他不會接受一個干這行的女人。就當是一夜情好了。而他的損失,就由那兩個蠢貨來賠償。

莫意涵回到公寓里。

她站在浴室里,花灑的水淋在頭頂。

她雙手緊緊地環抱著自己。

一切仿若做了一場詭異的夢。

她被莫小芳陷害、被人強奸、上頭條、她被攆出公寓、被趕出莫家、她成了過街老鼠,到最后糊里糊涂地死在手術臺上,整整五年。

五年地獄般的生活,一覺醒來,卻又回到五年前。有那么一瞬間她分不清現實,以為一切都是幻覺而已。

但此刻切膚的痛卻提醒著她不是幻覺,她只是幸運了一次,如同中了頭獎一樣。只是她的頭獎是重獲新生。

“嘟——嘟——”浴室外手機傳來一陣急切的鈴聲,此時的莫意涵心里很亂,并不想理會,但電話另一頭的人卻很固執。

電話響了近半個小時。

莫意涵拿起手機,看著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眉頭拉攏。

是張夢雅——她生父莫正的正牌老婆。

但張夢雅怎么會給自己打電話?

莫意涵狐疑地按了接通鍵,電話剛接通,電話另一頭便傳來女人尖銳的叫罵聲,“死丫頭,怎么現在才接電話。”

莫意涵眉頭拉攏,露出一抹不耐煩道:“莫夫人,請問你有何事?”

“死丫頭,你立馬來趟公安局。”電話另一頭,張夢雅囂張的聲音道。

 

第四章一巴掌而已

莫意涵揉了揉額頭道:“莫夫人,若你忘了吃藥請先吃藥。”

“小賤人,你罵誰了。”對方一聽立馬大喊道。

莫意涵掛了電話,她此刻沒心情聽這瘋女人亂罵。

從她被莫正接到S城開始,張夢雅對她的態度便是一見面就來回那幾個稱呼,“小賤人”、“野種”、“孽種”。

但給自己電話,這還算是頭次。不管什么原因,現在她沒心情去管。

但電話剛掛,卻又響了起來,是莫正的司機打來的。

“意涵小姐,你在公寓里嗎?莫總讓我來接你,我現在車停在你小區的門口。”

莫意涵掛了電話,看著手里的手機眉頭緊蹙,心里掂量究竟發生了什么事?莫正很少讓司機來接她的。

二十分后,莫意涵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來到小區門口。

司機老陳一見莫意涵火急火燎地拉開后車門道:“意涵小姐,你可下來了。快點吧,莫總他們都急死了。”

莫意涵眉頭緊蹙,進了車。

老陳關上車門,繞到車前拉開車門坐進去,一腳油門車跑了出去。

“陳叔,我們這是去哪?”莫意涵對著老陳問道。

“去南城的公安局。”

“公安局?究竟發生什么事呢?”莫意涵眉頭微蹙,方才張夢雅在電話里讓她去公安局她還以為那女人又發神經了,但莫正既然讓陳叔來接她,看來真是出事了。

老陳從后視鏡上看了眼坐在后排的莫意涵,三緘其口道:“意涵小姐,你還是去了問莫總吧!我不方便說。”

莫意涵聽后眉頭緊蹙。

四十分的車程,老陳用了不到三十分便到了,中途還闖了幾次紅燈,看來事情有些嚴重。

莫意涵走到公安局門口,里面正“熱鬧”著。

張夢雅強勢地逼問著警察道:“為什么不可以保釋?”

警察咽了咽口水頂著壓力道:“被莫小姐傷的人如今還在加護病房里,按程序是不能保釋的。”

“什么按程序不能保釋,狗屁。你說,要說少錢,我們給。晚上我們還要參加華總的宴會,沒時間跟你們在這浪費。”張夢雅一臉不屑道。

在張夢雅的眼里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

警察扯了扯嘴角,這南城住著許多S城權貴的人,這些個富二代、官二代闖禍的進公安局的也多,但如此囂張的還是頭次見。

警察輕咳了一聲道:“莫夫人,莫曉凡傷人不是小事,不是有錢便能了的。”這權貴多了,一個莫家而已,能有多厲害的。且被傷的躺在醫院的那個背景可比莫家厚實。

聽警察這么說,張夢雅那個氣,正欲發作。但見莫正和律師從里頭走了出來。

張夢雅一步上前問道:“小凡她怎么樣呢?”

莫正面色凝重地搖了搖頭。

張夢雅見狀頓時嚷嚷道:“不就傷了個人,對方要多少直說。把我們家小凡關在這種下等人待的地方,餓著凍著了,他們誰陪得起。”

一大早,警察便到莫家將莫曉凡帶走,說是什么昨夜在外面傷了人。張夢雅立馬讓人給莫正打電話,自己跟了過來。

張夢雅的口氣聽得一旁的警察各個心里嘀咕。這女人是當他們不存在,還是當公安局是他們家開的。

律師看著張夢雅道:“莫夫人,莫小姐刺傷的人是錢家的獨子。”

張夢雅一聽頓時白了臉,這上流社會的人都是認識的,這錢家和莫家一樣,都是暴發戶,但錢家的大女兒嫁給張氏集團的二兒子,身價上就比莫家高了些。

張夢雅一聽是錢家的人,心里也急了,若是普通人,給些錢通通關系也就了事了,偏偏是錢猛,這錢家唯一的命根子。

而就在張夢雅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時,眼尖地看見站在門口的莫意涵。

于是走到門口,一把拽起莫意涵的胳膊,將莫意涵拖到警察面前道:“看著沒,她是呂家未來的二兒媳婦。我不管傷的是誰,就是天皇老子今兒也得把人給我放了。否則,你就等著被革職吧。”

這錢家又如何,張家又如何,哪能跟呂家比。

莫意涵被張夢雅突然扯到中間,差點沒站穩踉蹌了幾步。

警察上下打量了一番莫意涵,清清淡淡的容顏給人一種干凈如蓮花的感覺。這種女孩在如今的社會很少見了。

莫正見莫意涵也囑咐道:“意涵,你幫你妹妹給警察說一下。你妹妹嚇得不輕,看能不能先保釋出來。”

莫意涵揉著被張夢雅抓痛的手臂,看著警察禮貌地問道:“請問莫曉凡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莫曉凡——張夢雅的二女兒,比莫意涵小一歲。

警察心里暗忖,這些個上流社會都是有臉面的,不可能亂說沒有的事兒。且他似乎也聽過呂家和莫家的二女兒定了婚的。

再加上面前的這女孩態度有禮,警察耐心地解釋道:“是這樣的一個情況。”

莫意涵在凳子上坐下,聽著警察說著。

原來昨天晚上,張夢雅的二女兒莫曉凡和錢大少在KTV吵了起來,莫曉凡一時激憤拿起一旁的酒瓶砸人頭上。

當場錢大少的頭就見了紅,而莫曉凡只放下狠話就走了。錢大少被朋友送進醫院后突然全身痙攣,被送進了急救室,命是撿回了一條,但如今還在加護病房里待著。

而一旁張夢雅見警察的態度頓時看得了希望,不過心里卻也泛了嫉妒,這個莫意涵不過就是個野種而已,也就使了狐媚招數攤上了呂牧弈這高枝兒。

莫意涵聽了警察的詳細敘述后點頭道:“原來是這樣。傷人不是小事,還勞煩請你們公事公辦。”

前世的記憶里她被設計被人強奸,第二天,記者闖進酒店房間里。雖然到死她才知道一切都是莫小芳主導的。但莫曉凡也沒少出力。

而在她記憶里,她出事的那晚,莫曉凡似乎也因傷人罪進了公安局。后來好像是莫小芳代替她嫁進呂家,呂家才保了莫曉凡的。

如今看來,莫曉凡會進公安局恐怕跟莫小芳脫不了關系。

既然如此,她倒有興趣看看這兩只狗要如何咬。

而眾人聽莫意涵說“公事公辦”都驚愕,心里都想這又是唱的哪出?

 

第五章請公事公辦

張夢雅回神,一把拽起莫意涵罵道:“你說什么,讓你幫你小凡,你說什么公事公辦!”

莫意涵冷冷地看著張夢雅道:“莫夫人,莫曉凡現在是傷了人,不公事公辦,難倒還要買通警察。莫家是有錢,但錢也不是這樣使的。”

買通警察,行賄,在這如今嚴打下,可不是能在臺面上說的事。

張夢雅一聽頓時臉一白,揚手就給了莫意涵一巴掌。

張夢雅指著莫意涵的臉道:“好你個野種,你別忘了你有今天也是靠的莫家。這還沒進呂家,就忘了自己姓什么。我告訴你,今兒要是小凡出一點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莫意涵整個臉被打偏到一旁,耳朵發出“嗡嗡”聲,臉上火辣辣的痛。不過比起前世的下場,這算是輕的了。

一巴掌而已,她還受得住。

莫意涵緩緩轉頭冷眼看了張夢雅一眼,而后對著警察一臉嚴肅道:“莫曉凡的事還請你們‘公事公辦’。”

如果第一個“公事公辦”莫意涵只是不愿干涉莫曉凡的事的話,而這第二個“公事公辦”就有些警告的意味。

說白了,就是莫曉凡的事由不得莫家人走什么關系。

警察有些呆愕地點了點頭道:“莫小姐放心,我們做事都是有規章制度的。”言下之意便是絕對不會讓人有機會徇私枉法。

“你個小野種!”張夢雅一聽,頓時揚手又要一巴掌下去,卻被一旁的莫正給攔住。

莫正看著莫意涵道:“小菡,小凡的事不是這么簡單。若你能幫小凡,便開個口。”方才他在里頭和律師看了監視器露的畫面,事情也是那錢大少挑起的。若按證據走,打個自衛過度不再話下。但就怕錢家人背后耍手段,所以他才讓司機載了莫意涵過來。

莫意涵低著頭,讓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莫正見狀欲再說幾句,卻被莫意涵截斷了話道:“爸,警察已經說了會公事公辦,我不懂爸擔心什么。且就像莫夫人說的我只是個私生女,幫不什么。”

若是以前,莫正都這樣低聲下氣求她,她不管多恨莫曉凡和張夢雅,都會幫莫曉凡的。只是重活一次,看清了許多事。她不再那么天真。

張夢雅一聽大罵道:“好你個野種,你爸都低聲下氣求你,你還敢拿喬。你當真以為我收拾不了你了是吧!”

莫意涵嘴角冷揚,根本不將張夢雅放在眼里。但就對著莫正道:“爸,沒事我先離開了。畢竟這種地方待久了傳了不好的流言蜚語出去,到時候呂家問起爸也不好回。”

莫正臉發白,這丫頭先說自己是私生女幫不了什么忙,如今又拿呂家來壓人。這丫頭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幾日前跟這丫頭見面時,這丫頭還是一張輕易讓人看明白的白紙,今日卻突然變得讓人看不懂了。

莫正掩起不悅,道:“你說的對,是小凡的事讓爸急了忘了考慮周全,這地方的確你不該來。你先回去吧!”

如今莫家需要呂家的資金,還不能和這丫頭翻臉。自己還得維護好慈父的角色。

莫意涵轉身離開,張夢雅見狀欲追出去,卻被莫正給拉住。

張夢雅叫罵道:“你干什么拉著我,真讓那野種走了,我們家小凡怎么辦?”

莫正寒著臉道:“行了,別在這鬧,丟人現眼的,先回去再說。”

聽莫正這么說張夢雅氣得哼了幾聲,目光掃過周圍看戲的警察大嚷道:“看什么看,當心我告到你們總局去。”

眾人紛紛低頭不語,心里暗忖,今兒倒是見了一奇葩!

莫家別墅——

張夢雅的大女兒莫曉菲和莫正的私生女莫小芳等在里頭,一見莫正夫婦進門,二人便走到玄關處。

張夢雅的大女兒莫曉菲輕柔的聲音喚道:“爸、媽。”而后看了看二人身后眉頭緊蹙道,“小凡怎么沒跟你們一起回來?”

莫正看了莫曉菲一眼道:“去屋里說。”

客廳里,幾人坐在沙發上。

張夢雅的大女兒莫曉菲看著律師擔憂地問道:“張律師,小凡她究竟出了什么事?”

張律師回道:“莫小姐用酒瓶砸了人,被砸的人如今還醫院的加護病房里面。”

“怎會這樣!”莫曉菲不敢相信道。

莫正沉著臉看著律師問道:“這件事是不是不好辦?”言下之意便是能不能走些關系把人弄出來。

張律師道:“對方有人證,還有監控室的錄像。而且人還在加護病房里。錢家那邊咬死了,我們也沒辦法。如今只能希望被莫小姐砸的人能沒事還好說些,否則——”

莫正一聽急了,這豈不是說,若那人死了,還要他莫正的女兒陪葬。

張夢雅一聽,頓時轉身對著大女兒莫曉菲質問道:“你妹妹昨天不是一早就上樓睡了嗎,怎么還會大半夜地出去?”

莫曉菲眼神閃爍地看了莫小芳一眼。

張夢雅頓時明了,對著莫小芳厲聲質問道:“說,是怎么一回事。”

莫小芳心驚膽戰支支吾吾道:“昨——昨天我生日,三姐說給我過生日。但中途三姐就離開了,我也不知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

張夢雅一聽頓時大怒,一巴掌扇到莫小芳臉上,罵道:“你這野種,你平時在外面怎么野我管不著,但你盡敢把事牽連到我家小凡身上。我告訴,若小凡有什么事,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莫小芳立馬低頭,有些語無倫次道:“對不起,我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我沒想讓三姐去的,但三姐執意要去。我不知道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

“你不知道,我看你便是存心想害我家小凡。你別以為你那些個小心思我不知道,你給我滾,這不是你這野種能待的地兒。”張夢雅指著莫小芳的臉大罵道。

莫小芳可憐兮兮地看向莫正。

莫正不耐煩道:“這里已經夠亂了,你趕緊走,別在這添亂。”

張夢雅是在拿莫小芳出氣莫正知道,但小凡的事已經讓他夠煩的了,他沒心情去管。

“那我先回去了。”莫小芳唯唯諾諾地道。

“滾,看了讓人眼煩。”張夢雅罵道。

莫小芳一副膽小如鼠地往門外走去,然眼底卻劃過一抹狠毒的光。

《權少的王牌寵妻》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三肖中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