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豪婿小說最新章節-第一神龍無彈窗全文閱讀

第一豪婿

時間:作者:鬼上身來源:KX

第一豪婿小說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第一神龍林陽無彈窗全文閱讀作者鬼上身寫的小說:做了三年上門女婿,所有人都以為能將我踩在腳下。這一天,為了她,我要傾覆整個世界……...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第一豪婿》又名《第一神龍》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五章 到我彌補你了

許小婉本來還打算死不賴賬,畢竟跟許蘇晴道歉,就意味著她承認輸給林陽這個廢物了。

這讓她覺得惡心,在她心里,林陽甚至都不如一條狗。

但是現在許震云發話了,在許家,許震云就是天,誰敢不聽他的話,那就是在找死。

雖然許小婉現在認定有豪門貴族看上她了,但是人家連面都沒露,她現在還不敢反抗許震云的命令。

她滿臉不情愿地看向許蘇晴,之后用一個不耐煩的語氣說:“對不起。”

許蘇晴還處在對林陽身上改變的驚訝當中,聽到許小婉跟他道歉,臉上也露出了一個戲謔的笑容。

“沒關系,你還小,以后懂點事就行了。”

自從林陽入贅到她家以來,許家人全都對她指指點點,這還是頭一次這么揚眉吐氣。

許小婉看著許蘇晴臉上的笑容,心里邊已經快氣炸了。

“哼,你少在這兒跟我得意,再怎么著,你也是嫁給林陽這個廢物了,等我加入豪門,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們兩個。”許小婉心里邊嘀咕道。

許家眾人并沒覺得林陽這事兒做的多好,反而紛紛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這林陽也真是太不知好歹了,竟然還真把這打賭當回事兒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他在許家是個什么樣子。”

“要不是家豪先解了一個盒子,他又怎么可能找解開盒子的訣竅,說到底,他還是一個廢物。”

“送禮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沖著小婉來的,這林陽現在竟然公然得罪小婉,等日后小婉真嫁入豪門了,他后悔都來不及了。”

……

林陽見許小婉道了歉,便走回了許蘇晴身邊。

許蘇晴盯著林陽,直覺告訴她,一直被稱為廢物的林陽,似乎發生了某種改變。

許震云和許家的人都沒再關注林陽,在他們看來,林陽碰巧解開幾個盒子,算不得什么,廢物永遠都是廢物。

現在他們的注意力都在那些古董上,盒子被打開,許震云立馬愛不釋手地觀摩起來。

現在在場最尷尬的就是許家豪了,林家送來的古董中,有著一副真正的唐伯虎畫作。

現在不少人正圍在那幅畫面前看,這幅畫的水平,跟那會兒許家豪拿出來的那副畫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大家稍微一對比,也就知道許家豪那副畫,恐怕真的是贗品了。

雖然沒人傻乎乎地去提,但許家豪心里邊還是覺得很丟人的。

他一臉陰狠地看向林陽,按照他的邏輯,大家會看出來他的畫是贗品,也是因為林陽說了一句。

只要林陽沒說,大家肯定就看不出來。

“媽的臭傻逼,給我等著,老子有的是辦法弄你。”

家宴繼續,大家看完古董后,都坐回桌子前開始吃飯了。

許國華夫婦二人覺得今天特別丟臉,匆匆吃完飯,便帶著許蘇晴和林陽回去了。

到了家里,宋婉月二話不說就罵起林陽來。

“你這個挨千刀的,是長本事了么,你以為就你知道那個破盒子怎么開么,許家聰明人多著呢,隨便一個都能解開,用得著你上去丟人現眼?”

“要不是你非說家豪的畫是贗品,非要逞能跟小婉打賭,許家那些人怎么會用那種眼神看我們!”

“而且你看不出人家送禮是沖著許家姑娘來的?許家姑娘里邊最有可能被看上的,就是許小婉,你現在得罪了她,以后我們家的日子更不好過。”

“我們怎么這么倒霉,攤上你這么個蠢貨,要不是你,人家看上的,沒準就是晴兒了,都是你,斷送了我家晴兒大好的前程。”

許蘇晴在一旁聽不下去了,開口勸道:“媽,許家那些人一直都看不上我們,不是今天才這樣的,而且林陽今天并沒有做錯什么。”

宋婉月更加炸毛,喊道:“沒有做錯什么?他入贅到我們家,就是最大的錯誤,晴兒,你這么優秀的女孩子,嫁給她,真是太可惜了。”

許蘇晴還想說什么,林陽笑著看了她一眼,開口說:“讓她說吧,發泄出來也好一些。”

許蘇晴抿了抿嘴唇,第一次覺得他們家對林陽實在太苛刻了。

宋婉月又批斗了林陽半個小時,才放他回屋睡覺。

林陽在地板上鋪好墊子,結婚這么久,他一直睡地板。

本來躺著的許蘇晴坐了起來,扭頭看向林陽:“林陽,今天……謝謝你。”

林陽笑了笑,開口說:“這是我應該做的,這幾年,你因為我受了很多委屈,如今到我彌補你的時候了。”

“你……真的會改變么?不會再像過去一樣了么?”許蘇晴有些出神地看著林陽。

林陽認真點頭,開口說:“從今以后,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絕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委屈。”

許蘇晴沒有回林陽,躺回了床上。

她并非不相信林陽,只是大話誰都會說,林陽能不能做到,還要看他的實際行動。

林陽見許蘇晴躺下,曼妙的身形展現在他眼前,睡衣只遮住了她上半身和大腿之上一點。

那兩條長腿暴露在空氣中,加上那一抹若隱若現顯得很是誘人。

林陽看的有些呆了,心中升起了一絲沖動。

許蘇晴這種角色美女,用尤物來形容也一點不為過,更何況她現在還是只穿著睡衣躺在林陽面前。

作為一個正常的雄性,林陽看到這一幕,若是說沒有什么反應,恐怕就該去醫院檢查檢查了。

他盯著許蘇晴看了好一會兒,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這幾年時間里,林陽的心性已經被磨煉地極其堅韌,意志力也選非常人可比。

即便是這樣,他看到床上的許蘇晴,也有些把持不住,足以見得許蘇晴是多么的誘人。

鬼使神差的,本來已經準備躺下的林陽,又直接站了起來。

他盯著許蘇晴的雙腿,呼吸變得粗重起來。

無數個念頭在林陽的腦海當中出現,讓他即猶豫,又興奮。

已經結婚這么久了,做點什么,應該沒關系吧?

第六章 天云山莊

正在林陽糾結的時候,許蘇晴突然睜開了眼睛。

她看到林陽正一臉興奮地盯著她,心里邊突然升起了一絲緊張。

“你……你不睡覺,盯著我看什么?”許蘇晴小心翼翼地開口問。

林陽的思緒一下子就被拉了回來。

他滿臉尷尬地看著許蘇晴,開口說:“那……那什么,我去上個廁所。”

說完,他便趕緊朝廁所走過去。

上完廁所,林陽洗了把臉,盯著鏡子里的自己,不由得笑了起來。

差點就釀成大禍啊,真沒想到自己這老婆這么厲害,光是躺在那,就有這么大的魅力。

也難怪江城的不少男的,都對我有這么大的敵意了。

不過也不用著急,既然已經決定改變,相信與許蘇晴同床共枕那一天,應該也不遠了。

等時機到了,再釋放自己這躁動吧。

回到屋里,林陽直接在地鋪上躺下,沒再看許蘇晴一眼,睡了過去。

許蘇晴一直等林陽睡著,才放下心來,接著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林陽去早市買菜,回來的路上,再次看到了林家的那個老者,他身旁還跟著一個模樣精明的中年男人。

“少爺,真是好巧啊,買菜這些活,您大可吩咐我們來做。”老者笑著開口。

“算了吧,你們養尊處優,只怕砍價都不會,還是不勞煩你們了。”林陽淡淡道,之后便要離開。

他并沒有心思去搭理林家這些人。

“少爺說笑了,我們這次來,是因為看到少爺住的地方有些擁擠,所以特意為少爺買了一座莊園,這個是莊園的負責人,劉明。”

老者見林陽要走,趕緊開口說。

“不需要。”林陽并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音色發冷:“我希望你們不要再打擾我,我只想安安靜靜過老子自己的生活。”

“少爺,那座莊園是以您的名義買的,它已經是您名下的財產,這是老頭子我的一點心意,不代表林家,還請您不要客氣。以后劉明會全權為您打理莊園,莊園的地址在……”

林陽并沒有絲毫停留的意思,不斷冷笑著,林家為了討好自己,也真是煞費苦心。

老者見林陽頭也不回地走了,無奈的嘆了口氣。

站在他邊上的劉明有些不理解林陽的做法,畢竟那座莊園可是價值上億,沒想到竟然有人絲毫不為所動。

“涂老,咱們這個少爺,難不成就甘心一直這樣下去么?我可是聽說,他在許家……”劉明試探地對著老者說了一句。

老者的目光也變得深邃起來,仿佛是看穿了什么。

“江城這幾年出現了一個實力強勁的天陽集團,名下產業分布在各行各業,所能夠聚集的力量相當龐大,而這個集團便是在少爺來江城不久之后出現的。”

“恐怕少爺跟這個天陽集團,有著不淺的關系,他應該并沒有我們看上去那么簡單。林家出龍,就算是被趕了出來,他也是林家的人,遠不是我們這種人能想象的。”

聽完老者說的,劉明的臉上立馬露出了一絲驚訝。

他從別人那里打聽過來,林陽是許家的上門女婿,在許家根本沒什么地位,那時候知道莊園買在林陽名下的時候,他還一陣羨慕,心想林陽運氣真好。

現在看來,林陽似乎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簡單。

“不管他接沒接受這個莊園,莊園的主人也只有他一個,從現在開始,你就安心打理莊園,若是少爺有需要,必須全力滿足他,聽明白了么?”老者開口道。

“是!”劉明鄭重點頭。

……

林陽提著菜回到家中,看到宋婉月和許蘇晴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據報道,我市著名豪宅,天云山莊,幾天前被一神秘買家買下,專家估計,天云山莊總價值在一億元以上,此莊園……”

電視里報道著江城最近的新聞,宋婉月兩只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電視,臉上滿是羨慕。

“真是有錢啊,我這輩子,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住上這樣的豪宅。”

這時候林陽走了過來,宋婉月看到他,一張臉立馬拉了下來。

“看見這個廢物我就心煩,就沖他,我這輩子也肯定住不上這樣的豪宅。”宋婉月滿臉氣憤,“晴兒,我看你還是跟他離婚吧,當年是你奶奶執意讓他入贅到我們家,現在她不在了,你跟這個廢物離了,不會有人說什么。”

“憑你的姿色,沒準能被天云山莊的主人看上,到時候我也就能去莊園里威風威風了。”

“媽,你別這么說。這樣的莊園,我們也就想想吧,別拿林陽說事了,”許蘇晴開口說。

林陽心中一動,對許蘇晴說:“你想住這樣的莊園么,如果你想,也不是沒有可能。”

許蘇晴還沒說話,宋婉月便已經跳了起來:“真是吹牛逼不臉紅的,你也不去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這窩囊廢的樣子,別說這輩子,就算是下輩子,也不可能住進價值上億的莊園里。”

“我看這兩天你還真是能耐了,還學會吹牛逼了,你這種人,也就配住豬窩狗窩,人家能住進莊園里的人,可都是天之驕子,你拿什么跟人家比!”

許蘇晴也是皺著眉頭看著林陽,開口說:“林陽,我只希望你能踏實一些,這種不切實際的話,你以后還是不要說了。”

林陽只是笑了笑,沒說什么,既然許蘇晴想讓她腳踏實地,那他就用實際行動來證明。

“別在這兒站著了,趕緊去把碗洗了,再把地給拖了。”宋婉月瞪了林陽一眼。

天云山莊被神秘買家買下的事情在江城成了大新聞,所有人都在猜測,這山莊的新主人,到底是什么人。

許小婉甚至猜測,買下天云山莊的就是來許家送禮的人,那人買下山莊,就是為了等著迎娶她。

想到這些,許小婉在人前變得更加得意,恨不能跟所有人說,她要嫁入豪門了。

幾天之后,許震云將許家所有人再次叫到了一塊,宣布他要舉辦一個古董展覽。

因為林家上次送的那些珍貴古董,都是世間少有,許震云感覺自己也有了底氣,拿出來問世顯擺顯擺,彰顯一下許家的實力,而這辦展覽,必須得選一個配得上這些古董的地方。

最后想來想去,把目光盯向了赫赫有名的天云山莊……

第七章 決不食言

許家別墅,眾人正圍在客廳里。

許震云坐在沙發主位,自從收到林家送來的那些古董,他感覺自己仿佛變得更加高人一等般,只要他坐下來,許家的人都必須站著聽他講話。

當然,許家豪除外,畢竟所有人都還認為,那些珍貴古董,是許家豪某個非比尋常的朋友送來的。

“這次的古董展覽,我非常重視,而且我要展出的,都是稀世珍寶,包括上次家豪朋友送的,當然,也還有我的一部分藏品。”

“所以展覽的地點必須配的上我這些寶貝,最近那個天云山莊的名氣很大,我看正好適合來辦我的展覽,你們想辦法去跟這天云山莊的主人溝通一下,讓我借用他的山莊兩天。”

許震云輕描淡寫地說著,仿佛并沒有覺得一個價值上億的山莊有多厲害,他借用天云山莊,還是給天云山莊主人面子一般。

“老爺子,您那些寶貝,確實應該找個高檔的地方展覽,不過天云山莊的主人頗為神秘,早在天云山莊被買下來的時候,我就想去結交,結果連人家的大門都沒進去。”許震云的一個兒子開口說。

“是啊,這天云山莊據說是咱們江城第一莊園,就算能租過來,租金恐怕也是天文數字,要不我們在國際大廈租個地方,那里在江城也比較高檔了。”又一人開口說。

許家在江城也只算是個二流家族,自然沒法跟天云山莊比,若不是收到價值連城的古董,許震云也不會變得這么膨脹。

許震云的臉立馬一沉,開口說:“怎么?你是覺得我這些古董不配在天云山莊展覽么?”

說話那人頓時一陣慌張,急忙解釋道:“老爺子,我不是這個意思。”

許震云冷哼一聲,明顯非常不滿:“我許家在江城雖然不算拔尖,但是上次收到了家豪朋友送來的重禮,這送禮之人可不是林陽那種廢物,人家能看中我們許家,說明我們許家也是有潛力的。”

“所以這次展覽必須在天云山莊舉辦,我們更是可以借著這次機會,讓許家在江城的地位,更上一層樓。”

站在角落里的林陽聽到許震云的話,頓時撇了撇嘴,沒想到他一句話都不說還會躺槍。

許蘇晴也是皺了皺眉頭,覺得許震云實在是太瞧不起他們一家了。

這時候坐在許震云邊上的許家豪瞥了林陽一眼,眼珠子轉了轉,臉上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

他看向許震云,笑著說:“爺爺說的對,我們不能妄自菲薄,許家憑什么不能跟天云山莊比。許家有爺爺坐鎮,用不了幾年,就能買下比天云山莊還好的宅子。”

聽到許家豪的話,許震云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得意,果然還是自己這個孫子懂自己。

“所以這次展覽必須在天云山莊,這樣才能凸顯我許家的地位。”許家豪接著說。

“可是家豪,我們連天云山莊主人的面都見不到啊,這……”當即有人為難道。

“二叔,我都說了,咱們許家是潛力股,天云山莊主人肯定也會給面子的,而且這件事也不用什么重要的人去,就讓林陽去談就行了。”許家豪對著那人擠眉弄眼道。

那人立馬明白了許家豪的意思,笑著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許家眾人也都聽明白了許家豪的意思,許家豪自己也知道想借來天云山莊很難,他這是想直接把鍋甩給林陽。

反應過來的眾人立馬順著許家豪的話說了起來,都表示許家確實很屌,跟天云山莊談借用場地的事兒,就讓林陽去辦就行了。

許震云聽到許家豪竟然想讓林陽去談這件事,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家豪,林陽那個廢物,沒一點用,讓他去談,恐怕有些不妥吧。”許震云開口道。

”是啊家豪,林陽什么樣大家都清楚,這么重要的事情,還是別交給他了。”宋婉月也不傻,知道如果林陽談不成這事,倒霉的還是他們家。

“話可不能這么說,林陽來我們許家這么久了,還從來沒替家里做過什么,我這也是給他機會,讓他表現一下。”

“有我們許家的名聲在,想要跟天云山莊談成這件事,并不難,他也就是去帶個話而已。爺爺,這件事就交給林陽吧,有您的名聲,不管誰去,肯定都能談成。”

許家豪說著,還嘲諷地看了林陽一眼。

許震云思索片刻,開口說:“家豪說的有道理,那這件事就交給林陽吧,這件事若是談不成,你以后就滾出我許家。”

“爺爺……”許蘇晴有些著急,想不到許家豪竟然用這么陰險的辦法來對付林陽。

正所謂唇亡齒寒,許國華和宋婉月也都不希望這事兒落到林陽頭上。

“姐姐,難不成你想讓他一輩子頂著廢物這個名聲么,我這可是為了你好啊。”許家豪不懷好意地開口說。

“就是,家豪哥給這個廢物表現的機會,你們應該感謝家豪哥才對。”許小婉也跟著開口。

幾個人心里邊都是冷笑,心想林陽絕對談不成這件事,到時候許震云一怒之下,許蘇晴一家都得遭殃。

許蘇晴咬了咬牙,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明知道這是個大坑,但她只能看著林陽跳進去。

“好,這件事我來談吧,應該能夠與天云山莊談妥。”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林陽開口道。

眾人都是一愣,隨即都嗤笑起來。

“這個傻逼竟然還真以為他能借來天云山莊的場地,難不成他以為天云山莊是他的么?”

“笑死我了,家豪那話明顯是哄老爺子的,這腦殘竟然還真答應了,他這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啊。”

“人家天云山莊的主人多尊貴,他林陽又算個什么東西,到時候恐怕得直接被人家給扔出來。”

……

許蘇晴有些吃驚地看向林陽,她沒想到所有人都知道這事兒肯定談不成,但林陽竟然答應了。

“你……你真的有信心把天云山莊的場地借來么?”

林陽認真點了點頭,說:“相信我,我答應你不會再像過去一樣,就絕不會食言。”

第八章 少爺,您來了!

從許家別墅出來,許家眾人都對著林陽和許蘇晴一家議論紛紛。

最主要的,還是嘲諷林陽不知好歹,竟然真敢答應去天云山莊借場地,而且還做了保證。

許家豪和許小婉都是幸災樂禍地跟在林陽后邊,一想到林陽即將被趕出許家,心里邊就一陣興奮。

“林陽,去跟人家天云山莊主人談的時候可別空手去,帶點禮物,沒準人家扔你出來的時候,還能手下留點請。”許家豪哈哈大笑。

“我勸你還是直接滾出許家,那天云山莊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我未來老公,我可不想讓你去給他添堵。”許小婉一臉嫌棄地說。

林陽直接無視了他們兩個,跟著許蘇晴往回走去。

到了家里,宋婉月沒好氣地坐到沙發上,看向林陽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

“你今天腦子是又被門給夾了么?那許家豪什么意思你看不出來?人家那擺明了是給你挖的坑,別人躲都來不及呢,你倒好,主動往里邊跳。”

“你自己缺魂也就算了,你還非得拉著我們一家,這次的事情你要是辦不成,我們一家都得跟著倒霉。我看你就是故意想拉我們下水,你就是個掃把星,當年我就不該同意讓你入贅到我們家,晴兒被你害了不說,你還得害我們夫妻倆!”

許蘇晴覺得宋婉月說的有點過了,便替林陽辯解道:“媽,你也說了,是許家豪給咱們挖坑,這件事怨不得林陽。”

宋婉月更加氣勢洶洶,喊道:“怨不得他?要不是他明明是個廢物,還非要跟許家豪作對,人家能這么針對咱們?”

“從今以后,我不會讓任何人說我是廢物,這件事我會辦好的。”林陽也有些受不了宋婉月的刻薄,開口說道。

宋婉月咄咄逼人:“我看你真是飄了,你有什么資格說你能把這件事辦好?人家那可是天云山莊,價值上億的莊園,是你這種下三濫的人能去的?”

“還不讓人說你是廢物,我看你就是癡心妄想!”

許國華無奈地嘆了口氣,說:“行,再怎么說他,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還是想想該怎么辦吧。”

他雖然是一家之主,但是在家里的地位也就比林陽高一點,一般碰上這種事,也只有嘆氣的份兒。

宋婉月也實在是懶得說林陽了,氣鼓鼓地把頭一扭,不說話了。

許蘇晴抿著嘴唇,把林陽給拽到了臥室里邊,省的宋婉月繼續批斗他。

“你今天確實不應該答應許家豪的要求,爺爺老了,容易被許家豪的花言巧語欺騙,許家和天云山莊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許蘇晴無奈地說。

林陽笑了起來,開口說:“事實確實如此,不過并不代表我不能把這件事談成。”

“你這幾年一直都沒什么……”許蘇晴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我說了,我會為你而改變的。”林陽一臉笑意道。

許蘇晴不知道該說什么,沉默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林陽一個人到樓下,撥通了一個電話。

這電話是涂老專門派人送來的。

“少爺,您能給我打電話,實在是太讓我榮幸了,少爺是有什么事么?”涂老的聲音響起。

“你轉到我名下的那個莊園,是叫天云山莊么?”林陽開口問。

“沒錯,就是這座莊園,少爺隨時可以住進去,我已經安排人在那里打理了。”涂老開口道。

“行,我知道了。”林陽直接掛了電話。

他打電話問一下,也只是確定一下自己的猜測,就算涂老送他的不是天云山莊,他也有辦法把這件事給辦成。

兩天之后,林陽帶著許蘇晴一塊,去了天云山莊。

天云山莊坐落在江城西北方,占地近千畝,四通八達,空氣宜人,景色優美,其名聲甚至在周邊幾個城市廣泛傳播,儼然成了江城最著名的景點。

可惜除了山莊的主人,普通人也只能遠遠朝著里邊望幾眼了。

林陽和許蘇晴出門沒多久,許家豪的一個小弟便把這件事通知了許家豪。

“媽的,林陽這傻逼竟然還真敢去天云山莊,他怕是不知道想要進天云山莊有多難吧,老子今天倒想看看,你要怎么跟人家天云山莊的人借場地。”

許家豪沒有猶豫,也朝著天云山莊趕了過去。

他到天云山莊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林陽和許蘇晴站在那里,兩個人邊上停著一輛自行車。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來人家這種豪華莊園,竟然騎自行車來,你是怕別人不知道你什么身份么,真是個傻逼。”許家豪忍不住笑道。

“今天你們要是能進這莊園,他真有鬼了。”

他覺得天云山莊的人根本不可能鳥林陽,所以打算轉身離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天云山莊的大門竟然打開了。

許家豪立馬一瞪眼,這天云山莊門上是有攝像頭的,如果是陌生人,里邊根本不可能給開門。

之前他就想結交天云山莊的主人,可惜那次在門口站了一個小時,人家都沒來開門。

所以他才堅信林陽不可能進的去天云山莊。

但是現在門竟然開了,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該不會是天云山莊的主人要出門了吧,不行,我得趕緊過去看看。”

這么想著,許家豪趕緊朝著門口跑了過去。

許蘇晴看到許家豪竟然來了,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這個家伙一看就知道是來看熱鬧的。

雖然門開了,但許蘇晴還是有些沒底,畢竟人家很有可能是出來趕他們走的。

許家豪恐怕巴不得看到這一幕。

“你們倆還不趕緊跑,人家天云山莊的人肯定是出來趕你們走的,你們可別給許家丟人。”許家豪冷笑道。

許蘇晴哼了一聲,沒搭理他。

這時候幾個人從天云山莊當中走了出來,帶頭的正是那天跟著涂老去見林陽的劉明。

劉明看到門外的林陽,眼睛頓時一亮,那會兒他從攝像頭里看到是林陽,立馬帶著人跑了過來。

他們到了林陽面前,排成整齊地一排,之后對著林陽鞠了個躬,劉明火急火燎的走上前,這可是家族的小少爺,涂老千叮萬囑要伺候好的人,自然不敢怠慢,恭敬道:“少爺,您……”

劉明的話還沒說完,便看到林陽凌厲的眼眼神在狠狠看著自己,立馬開口道:“林先生,您怎么來了……”

《第一豪婿》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三肖中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