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蕭平川林曉雪的小說極武仙少在都市在線閱讀

極武仙少在都市

時間:作者:晴天來源:zzy

極武仙少在都市在線免費閱讀主角是蕭平川林曉雪的最新小說由晴天寫的,極武仙少在都市免費在線閱讀:天帝重生,淪為贅婿,本能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卻因心愛女人,不得不忍受來自四面八方的輕視和白眼。...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第1章 君臨泰山

“君臨泰山,氣與韻并存,不錯,很不錯。”禹州市青龍區,一個小畫店內,蕭平川看著自己的新作品,很是自得。

能把君臨泰山畫出神韻,恐怕也就他有這份能耐。

將君臨泰山圖掛好,蕭平川就開始準備下一次創作,只是他剛轉身,就看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進門,臉上不由浮現溫柔的笑意。

林曉雪,他的妻子,也是他最愛的人。

“曉雪,你……”蕭平川趕緊迎上去,可剛開口才發現,林曉雪身后還跟著個男人,讓他話到嘴邊卻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男人的西裝一絲不茍,皮鞋也擦得蹭亮,和林曉雪站在一起像是一對璧人,任誰都會覺得他們是郎才女貌。

至于蕭平川……

雖然收拾的很干凈,可一身地攤貨,看著就像個屌絲,立馬就被男人給比了下去。

“曉雪,你眼光很不錯啊,這畫店看著小,但作品都很不錯誒。”男人溫和的打招呼,謙謙君子的態度很容易給人好感。

“我也是偶然發現的,咱們進去看看吧。”林曉雪淡淡的回應,接著就走進店里,自顧觀看墻上的作品。

自始至終都沒有看蕭平川一眼。

被結發妻子無視,還是當著其他男人的面,蕭平川憋屈的握緊拳頭,好幾次張嘴,但最終還是選擇了閉嘴。

他很想去質問林曉雪:我才是你老公,你帶個男人來我店里算怎么回事?

更想去告訴男人:林曉雪是我妻子,請你以后離她遠點。

可他不敢!

他是上門女婿,但林曉雪一直瞧不上他,若不是答應過父親,恐怕早就和蕭平川離婚了,而婚后三年的生活,她的耐心都快要被消耗殆盡。

這時候任何一點矛盾,都有可能讓她提出離婚。

蕭平川是真的愛林曉雪,所以不管林曉雪做什么,他都不會提出反對意見,雖然很憋屈,但也依舊小心的呵護著她。

至于這男人蕭平川也認識。

薛新民!

禹州市十大青年實業家,也是林曉雪的追求者。

因為林曉雪瞧不起蕭平川,所以結婚的時候也沒辦婚禮,只是去領了證,所以在外一直都是單身。

這也導致在她身邊,總是不缺優秀的追求者。

“欸?這幅畫……”兩人在店內逛著,薛新民很快就注意到了君臨泰山圖,忍不住贊嘆道:“寥寥數筆就將把泰山磅礴的氣,凌然的勢表現出來,還有股神韻暗含其中,這幅畫絕了。”

蕭平川頓時來了精神,這是他最滿意的作品,薛新民這人雖然討厭,但眼光還算不錯。

他一直想讓林曉雪看看他的話,可林曉雪總是一臉嫌棄,還說他是不務正業,有這功夫還不如想想怎么賺錢。

生活都過不好,還想去創作,這在林曉雪看來跟混吃等死沒什么差別。

而現在機會來了,他要用事實證明,作畫不是不務正業,他的作品終有一天會大放異彩。

只是他剛靠過去,就聽林曉雪厭惡的道:“這有什么好的?線條混亂,色彩單調,一看作者就是個膽小怕事,一無是處的人,開這么大點店鋪,還想君臨泰山,根本就是白日做夢!”

第2章 北落天帝

蕭平川的身體頓時僵住了。

“算了,這也沒什么好看的,我們去吃飯吧,”林曉雪嫌棄的走向外面。

她在批判這幅畫的時候,沒給蕭平川留面子,對薛新民也是一樣,可薛新民卻一點也不在乎,笑呵呵的跟了上去。

到了門口,林曉雪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挽起了薛新民的胳膊。

蕭平川站在原地,心臟刀扎般的絞痛。

那是他的妻子,卻挽著別人的胳膊,真當他不存在嗎?

還是說在她的心里,壓根就沒有他這個丈夫?

明天!

明天我就會讓你知道,只有我蕭平川才配做你丈夫。

也只有我蕭平川,才能給你真正的幸福。

想起林曉雪挽著薛新民胳膊的樣子,蕭平川就氣的牙癢癢,可想到這都是他造的孽,就很是無奈。

他本是這天地間最強大的修真者,從小就天賦卓越,勤于修煉,一心追尋仙道,可始終無法踏出那最后一步。

一次偶然的機遇讓他得知,想要成仙唯有化凡,破繭成蝶一飛沖天,所以才自我封印,并以大法力回歸嬰兒,一切都從頭開始。

當然他也留了一手,25歲之后每隔三天,有三個小時可以使用法力。

而明天就是他25歲生日。

在這三個小時之內,他就是這世間最強大的存在。

這主要是防止仇家趁他化凡尋仇,加三小時的限制,則是防止自己過分依賴法力,而丟失化凡的本意。

蕭平川化為嬰兒之后,被岳父給抱回去收養,兩年前老人病重彌留之際,只想女兒林曉雪能幸福美滿,就促使忠厚老實的蕭平川娶了林曉雪,不過卻是入贅。

二十幾年的朝夕相處,蕭平川早就對林曉雪生了情愫,結婚那天,他甚至覺得不成仙,一輩子陪著她也不錯。

只可惜林曉雪瞧不上他,覺得他太過窩囊,而且又不會賺錢,只是為了能讓父親走的安心,所以才答應和他結婚,但卻不愿舉辦婚禮,只是去民政局領了證。

婚后更是不愿和他同床,雖然睡在一個房間,但他卻是睡在地上。

丈母娘更加不待見他,覺得是他耽誤了林曉雪,所以在家里對他各種刁難,所有的家務都是他做不說,還稍不順心就對蕭平川發火。

就是想讓蕭平川受不了,主動提出離婚,她可不想讓女兒的幸福被這個廢物給耽擱。

毫不夸張的說,在那個家里,蕭平川名義上是女婿,卻和下人沒什么區別。

但二十幾年的養育之恩,加上對林曉雪的愛,蕭平川卻沒有任何怨言。

只是化凡之后,他對俗世的權勢金錢都不感興趣,因為愛好畫畫,就攢錢開了這家畫店,權當是體驗生活了。

卻沒想到被林曉雪誤會窩囊,沒出息!

她肯定不知道,蕭平川并不是窩囊,之所以在她面前唯唯諾諾,只是不想惹她生氣。

他希望她能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

至于沒出息……

北落天帝要是沒出息,那這世間就沒人有出息了!

“看來以后不能整天作畫了,凡塵,凡塵,既然入了凡塵,那就切身的走一遭吧!”蕭平川無奈的長嘆。

他是真的不喜那些俗事,不過為了林曉雪,他必須得學會適應。

至少要讓林曉雪知道,他北落天帝蕭平川,才是她最好的選擇。

也是唯一能配得上她的人。

第3章 治腦子

“蕭哥哥!”脆生生的聲音響起,一個可愛的小姑娘走了進來。

“小巧,哥哥剛做了一幅畫,來,我帶你看看。”蕭平川笑著拉起小姑娘的手,走向君臨泰山圖。

她是隔壁水果店的女兒,經常來畫店玩,再加上性格乖巧懂事,蕭平川對她也很喜愛。

“哇!這幅畫可真好看!”

“哈哈,還是小巧你有眼光。”看小巧童真的笑容,蕭平川郁悶的心情瞬間好了大半。

他還想給小巧講解一下,卻忽然皺起了眉頭,蹲在小巧身邊,輕柔的撫摸小巧耳后凸起的疙瘩,輕聲問道:“小巧,這里疼嗎?”

“疼!”小巧疼得趕緊躲開。

“你最近有沒有感到頭痛,看東西有時候會很模糊?”

“哇!蕭哥哥,你會魔法嗎?我剛剛正寫作業呢,就是頭就有點痛,才偷偷跑出來的。”

“你沒有和你爸爸媽媽說過嗎?”蕭平川眉頭皺的更深了。

“說過啊,但他們不信,還說我是找借口不想寫作業。”小巧委屈的撅著嘴巴。

“小巧,你個死丫頭,怎么又跑這里來了?”蕭平川正想辦法呢,外面卻響起女人潑辣的聲音。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不準你來這里玩,你怎么又跑過來了?”

“你要是不好好學習,就只能跟他一樣,守著個小破店,連房租都交不起,還要靠老婆,都不嫌丟人。”

女人名叫陳芳,是小巧的母親,她最討厭吃軟飯的男人,所以進門就是連珠炮般的罵,接著拉著小巧就往外面走。

知道陳芳是在說他,但蕭平川卻顧不上這些,“陳姐,小巧耳后的疙瘩可能是瘤子,她都已經開始頭痛了,而那里又靠著神經,你最好帶她去醫院檢查下,晚了會出大麻煩的。”

“蕭平川,你說什么呢,咒我家小巧是不?”陳芳滿臉惱怒,厭惡的道:“本以為你只是沒本事,沒想到你竟然這么下賤,不去畫畫卻想著行騙,而且還專挑熟人下手。”

“你接下來是不是想說,這病只有你能治啊?”

蕭平川無奈的摸摸鼻子,想到現在的醫療水平,有些尷尬的道:“這病還真只有我能治!”

不過卻得等到明天,能使用法力才可以。

“蕭平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小巧對你這么好,你也能下得去手?”陳芳瞪著眼睛,“還只有你能治,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東西,一個吃軟飯的廢物,還敢大言不慚說治病。”

“你有這本事,還是先給自己治治腦子吧?這種小兒科的騙術,也好意思出來丟人現眼。”

她拉著小巧就往回走,還告誡說:“看到了沒,那就是個騙子,以后不準再去找他玩,不然哪天把你賣了,我可不管。”

“媽媽,蕭哥哥是好人。”小巧乖巧的回應。

“你懂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表面上老實,但內心里壞著呢。”

聽著母女兩的對話,蕭平川很是無奈,卻也沒有多說什么。

小巧的病馬虎不得,只能等明天恢復實力,再去看看了。

蕭平川剛作出君臨泰山圖,也沒有畫新作的想法,就只是守在店里,期間倒是有人上門,但卻沒人購買。

時間到了五點,蕭平川趕緊關上店門,跑去買菜然后回家做飯。

飯菜剛端上桌,丈母娘周雪蘭就回來了,只是她剛桌下,就猛地一拍桌子,“怎么都是蔬菜啊?綠了吧唧的,咱家是窮的連肉都吃不起了嗎?”

同類文摘

三肖中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