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小寫的小說遲愛深入骨完整版在線閱讀

遲愛深入骨

時間:作者:畫小來源:zzy

畫小小說遲愛深入骨免費在線閱讀,主角是簡善慕遲的故事,遲愛深入骨精彩試讀:五年前,她拋棄了他嫁入豪門,狠心絕情,令他狼狽絕望,不知去向。五年后,他強勢歸來,帶著對她滿腔的恨,肆無忌憚的報復著她,他說:簡善,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她有一個善良又美好的名字,叫簡善,曾經,他經常溫柔繾綣的喚她善善,可她卻是他見過的最心狠的女人,狠得讓他又愛又恨。他說:簡善,我真想掐死你,一了百了。他說:簡善,你欠我的,我要你用一生來償還。他說:善善,別怕,沒有人可以傷害你。可他,卻將她傷的體無完膚。在簡善的心里,五年前的慕遲,是一個溫柔到足以令人溺斃其中的男人,可是五年后的他,殘忍冷酷得令她心痛到麻...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遲愛深入骨》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0章 簡善被打

他頓時就不耐煩了起來,一把掀開了被子,朝床上就撲了過去。

本以為,能夠抱到一個柔軟的可人兒,可哪里想到,抱在懷中的感覺很不對……

沈明安下意識的摸了摸,卻發現,他身下的竟然是一只毛茸茸的大熊。

“媽的,怎么回事?”他氣急的爆粗口,聲音很大。

躲在窗簾后面的簡善清楚的聽到了他的聲音,這分明就是沈明安。

她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唇,并沒有離開這里的意思。

如若現在出現,還不知道發生什么事呢?

想到了這一點,簡善緊握著手機,把電話撥到了沈明安的手機上。

想必他過來,應該是不會帶手機的吧,這樣被吵醒的那個人就是云佳。

一切都在簡善的把握之中,果然,把云佳吵醒了,但是簡善卻一直未發出聲音。

云佳醒來之后,發現沈明安不見了,在房間里面尋找一圈之后,也沒有看到他的身影,又去別處找了找,依舊不見人。

回到房間后,她竟然發現放在床頭柜的鑰匙不見了,那是鎖著簡善的那間屋子的鑰匙。

頓時,云佳氣得炸了鍋,直接沖向簡善的房間。

簡善房間的門留有一條深深的縫隙。但是燈始終卻是關著的。

云佳來到門口,啪的一聲打開了燈,頓時,房間里面一片光亮。

當場,沈明安嚇壞了,不知道燈怎么突然亮了,乍一回頭,就看到憤怒重重的云佳正站在不遠處盯著他看。

沈明安剛想爆粗口,話到嘴邊,就立刻的憋了回去,愣了愣,“老婆,你怎么來了?”

他沒想到竟然驚動了云佳,明明從房間里面出來的時候,她睡得很死,可現在竟然跑到了這里來。

云佳的臉色鐵青,“我還想問你呢,深更半夜的,你怎么跑到了這個小賤人的房間?”

一時之間,沈明安竟無言以對。

如果簡善在這里,他大可以說是簡善勾引他,可是現在,連個人影子都不見,他連借口都找不到了。

“我,我……”

還沒等沈明安說出個所以然來,云佳就開始大發雷霆。

云佳不管不顧的沖到了床頭,胡亂的翻找,床上不見簡善的蹤影,床下也沒有……

她在房間里找了好幾個地方,都沒有看到簡善。

不過,她并沒有放棄尋找。

房間門是鎖著的,簡善無論如何也逃不開這個房間,難道他們兩個人已經發生了關系?

伴隨著這樣的想法,云佳越發的氣惱,同時也堅定了信念,就算是把這間屋子翻過來,她也必須要找到簡善。

越過了床頭,她又胡亂的翻著衣柜,把簡善的一些衣服全部都扔了出來,可是也沒有找到簡善。

此刻,簡善正光著腳丫站在了飄窗上,前面由窗簾擋著,他們自然沒有看到簡善的蹤影。

但簡善倒有些糾結,她也不知曉自己到底是否應該出去。

想來想去,還沒等她決定,云佳找了過來。

她一把拉開了窗簾,就看到簡善光著腳丫站在那里。

“簡善……”云佳怒吼了一聲,眼底都是濃濃的怒意,恨不得立刻宰了簡善,才能夠解她奪夫的心頭之恨。

簡善一臉困頓,還沒想好怎么應對,就被云佳打了一巴掌。

“你這個不要臉的賤女人,你竟然勾引我老公!”她大聲的指責,眸底翻云覆雨。

對于像云佳這種家庭主婦來說,抓住沈明安是重中之重,一旦老公出軌,仿佛天都塌了一般。

云佳這一巴掌用足了力氣,簡善干凈白皙的臉蛋瞬間泛紅。

站在床頭的沈明安瞳孔緊縮,沒想到云佳竟動起手來。

簡善的臉轉向一側,森冷的目光看向她,語氣陰騭,“云佳,你先搞清楚狀況,是你老公闖進我的房間,我還沒有找你算賬,你倒是動起手來了!”

云佳胸口起伏不定,憤怒的目光直射過去,盯著沈明安。

“是你過來找這個賤人的吧?”她的語氣不平,出口閉口賤人。

沈明安好色齷齪不說還膽小至極,能撇的責任絕不往身上攬,反駁道:“佳佳,你誤會了,是她整天想著勾引我,我一時控制不住,所以才……”

云佳收回了怒氣的目光,轉頭看向簡善,再次抬起手臂朝著簡善的臉就要打下去。

眼看著手臂即將落在簡善那帶著巴掌印的小臉,但卻被她及時抓住。

云佳的手臂被簡善緊緊的攥著,她的眼中帶著憤怒,沒好氣的怒吼道:“簡善,你給我放手,放開我!”

簡善眉心一擰,“云佳,別太過分。”

“剛才那一巴掌我可以不再追究,但是你休想一味的欺凌我!”簡善忍讓退步,如果放在以前,她肯定會打回來,可現在,經過這么多年的磨礪,給她套上了堅韌的外殼。

望著簡善冷厲的眼神,云佳的心中久久不能平復,嘴巴依舊狠毒,“你這個賤人,分明就是你勾引我老公在先,現在還想來威脅我,你不得好死,活該你嫁了一個廢人!”

這幾年來,云佳處處刁難簡善,總是把“活該你嫁了一個廢物。”掛在嘴邊。

簡善緊握她的手腕,聲音冰冷,“第一,是你老公主動來這里找我,和我無關,第二,我嫁了一個什么樣的人,這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著別人在這多言!”

云佳只覺手臂一陣刺痛,鼻尖冒出細密汗珠,“你放開我,疼……”

簡善冷哼一聲,不耐煩的說:“你還知道疼。”

“放開啊,放開……”

她的身體開始不老實起來,簡善懶得和她撕扯,不耐煩了松開了手。

由于慣性的作用,云佳的身體向后倒退好幾步,差點摔倒。

她倒吸一口涼氣,好不容易站直身體,眼底帶著濃濃怒意,“簡善,你給我等著,你休想在這個家中這么放肆!”

云佳一往的高傲,她認為,沈明安是沈家的繼承人,而她是沈家的二少奶奶,今后的沈家終歸是他們兩人,誰也休想騎到她的頭上!

更何況,她還有云家的背景作為支持,自然不把簡善放在眼里。

簡善不屑的瞥過冷眼,“時間已經不早了,你們請吧。”

第11章 是她勾引的我

云佳心情糟糕,冷眼看向沈明安,“還杵在這里干什么?還不快走!”

沈明安一愣,立即上前扶住云佳的手臂,“對對,我們趕緊離開這里。”

他們離開之后,簡善的心情久久不能夠平復下來,剛剛還在醞釀睡意,現在卻一絲絲的睡意都沒有了。

面對著沈明川的受傷,程慕遲的不斷糾纏,簡善已經身心俱疲,現在還要在家里應付這兩個東西,真是……

云佳回到房間,扭曲的面部緊繃。

雙臂環在胸前,渾身的怒火還未散去,冷眼看向沈明安,“我真是瞎了眼,怎么會嫁給你這種人!”

沈明安訕訕向前,來到云佳面前,“佳佳,我不是說了嗎,是她勾引的我,我只是一時沒禁得住誘惑,所以才……”

云佳眉頭緊皺,“到現在你還想騙我,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對那個小賤人的心思,這幾年以來,你時刻都打了她的主意,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恬不知恥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沈明安賤呲呲的湊了過來,“佳佳,可你剛才不還是……”

云佳冷哼一聲,臉上帶著不情不愿的笑容,鄙夷的看著他。

“你還真以為我相信了你的鬼話,我告訴你,我不過就是想給那個女人點顏色瞧瞧,就算她沒有勾引你,能讓你動了賊心,我也不會放過她!”

她的眼中充滿了滿滿的憤怒,仿佛瞳孔之間有熊熊烈火在燃燒。

沈明安到現在也沒有得到簡善,他可憐香惜玉著呢,“佳佳,既然如此,那你可不可以放過她,不要再處處和她作對了!”

聽到沈明安為簡善求情,云佳氣的不打一處來,一把推開了沈明安。

“呵,我真沒想到,你竟然為那個賤蹄子求情,她到底給你灌的什么迷魂湯?”云佳怒火中燒,恨不得再去給簡善一巴掌。

沈明安上前拉住云佳的手腕,“佳佳,我不是這個意思,也不是單純的想為她求情,畢竟大家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如果你再繼續刁難她,母親大人該不高興了!”

云佳不信邪,陰陽怪氣的說:“到底是怕媽不高興了,還是你不高興了?”

見云佳身上火焰還在不斷上漲,沈明安語氣淡淡的說:“當然是怕媽不高興了,我這也是為你著想。”

“收起你的好心,這個家有我在,她簡善休想過的安生!”

第二天清晨,躺在病床的沈明川醒了。

醫生說:他的頭部受傷嚴重,摔成了腦震蕩,只要能醒來,就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被送到醫院以后,裴娟就一直守在他的身旁,滿滿的擔憂。

幾年前她一個做母親的已經對不起沈明川,當年是她沒有照顧好他,才會被綁匪挾持,以至于斷了雙腿,而如今,竟又昏迷不醒的躺在醫院里。

思及此,裴娟滿滿的自責。

沈明川緩緩睜開眼睛,入目的是一間簡潔干凈的房間,他輕輕動了手臂,好像被什么東西壓住一般,轉頭就看到了裴娟。

“媽……”他低聲的喚了一句。

裴娟昨晚守了一夜,到現在有些撐不住了,迷迷糊糊的睡去。

剛剛進入睡夢中,就被沈明川喚醒。

她疲倦的雙眸微睜,但見沈明川醒來,一時猛的清醒,緊張又激動的抓住了沈明川的手臂,“明川,你醒了?”

醫生說過了,只要他能醒,就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沈明川輕輕點頭,“媽,這是醫院嗎?”

他依稀的記得之前的事,簡善一夜未歸,他試圖檢查簡善,但是卻被推倒,后來發生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裴娟說:“孩子,你昨天受傷了,額頭上的血流不止,所以我才把你送到醫院。”

沈明川的輕輕的抿了抿唇角,往四周看去,病房里除了母親,再也沒有其他人。

他緊張的抓住裴娟的手,問道:“媽,簡善呢?”

沈明川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詢問簡善,由此可見,簡善在他心中是有一定位置的。

裴娟按了按他的手背,耐心的詢問著:“明川告訴媽,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怎么會受傷?”

她想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若是簡善沒有好好的善待他,她定不會原諒簡善。

想到簡善徹夜不歸之事,沈明川并未提及,他可以肆無忌憚的為難簡善,但是卻見不得別人傷害她。

沈明川淡淡搖頭,目光清冷,“媽,昨天我只是不小心摔倒了,和別人無關。”

盡管裴娟心里存有疑慮,既然沈明川這么說了,她也只能相信。

“那你下次小心點。”她淡淡的說。

沈明川嗯了一聲,認真的看向裴娟,“媽,簡善呢,我想見她,可不可以讓她來照顧我?”

他喜歡看到她明媚的笑,還有純凈的瞳孔,想起她,他心中的陰霾似乎慢慢驅散,躁動也適可而止。

裴娟正好有工作要做,而沈明川又吵著找她,是應該把她叫來了。

“好,你放心吧,一會兒我就讓她來,讓她一直在這里照顧你,直到出院。”

沈明川的瞳孔終于露出淡淡笑意,“謝謝媽。”

“跟媽客氣什么,這是我該做的事。”

當年的事,成為她一輩子的遺憾,讓她愧疚終生。

沈家宅院里,簡善剛剛醒來。

昨夜了無睡意,再加上沈明川和云佳一鬧,外面蒙蒙亮,簡善才睡著,因此,醒來的有些晚。

簡善剛剛下床,就聽到了外面的敲門聲。

是云佳。

簡善揉睡眼惺忪的雙眼,塌啦著拖鞋走了過去,打開了門。

云佳雙臂環胸,趾高氣揚的看著簡善,輕蔑的瞥了一眼,“真是一頭懶豬,竟然才睡醒!”

簡善臉色陰冷難看,懶得和她有任何交流。

“如果你只是來諷刺我,請走吧,我沒時間奉陪!”

云佳冷哼一聲,“我還沒有你想的這么無聊。”

接著說:“婆婆回來了,讓你去樓下見她。”

簡善也正想知道沈明川的情況怎樣,可以問問她。

“好,我知道了。”

說完,云佳高傲的轉身,扭動著她引以為傲的楊柳細腰,離開了這里。

隨后,簡善就跟了下去。

第12章 去找哪個野男人了吧

客廳里。

裴娟坐在正中間的沙發上,沈明安和云佳坐在一側,她被三人注視,侃侃的朝著這邊走過來。

她背脊一陣發涼,忍住心中的不安,來到裴娟面前。

“媽,明川現在怎么樣,醫生是怎么說的。”

于情于理,簡善也免不了關心。

裴娟沒有從沈明川的口中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她倒是有些不悅。

她并未回答簡善的話,反問道:“簡善,告訴我,昨天你們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好端端的明川會摔成那個樣子。”

簡善抿了抿唇,背脊一陣發涼,手心冒出了虛汗。

不過理智猶存,既然裴娟這么問,那么說來沈明川并未提起她一夜未歸之事以及他們兩個人的爭吵。

憑借簡善的理智思考,她的話和沈明川如出一轍,“媽,是明川不小心摔倒的,我并沒有和他吵架。”

她不是在推卸責任,只是,不想事情太過復雜。

見他們兩個人都說的一樣,裴娟就算是再怎么不相信,心中的疑慮都不得不打消。

云佳在一旁察言觀色,見裴娟似乎相信簡善,她心生不滿。

她臉上掛著笑意,實則早有計謀。

“媽,我看事情應該不是這樣。”她之所以敢這么說,自然拿到把柄。

今天早晨,她見到陳媽扔垃圾,垃圾桶里還有簡善昨天穿著的衣服,胸前灑滿了酒漬,腋下還開了叉,這分明就是被撕扯過的樣子。

再仔細一想,他們那天見到沈明川倒地的時候,簡善的衣服就已經弄成這個樣子。

裴娟好奇的挑起眉頭,“哦,那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佳瞥了一眼簡善,大聲的叫道:“陳媽。”

隨即,陳媽就從外面走了進來,手中拿著簡善扔掉了的白色襯衫。

云佳得意的勾起唇,“陳媽,把衣服給我,你就出去吧。”

云佳平時對家里的傭人并不友好,不像簡善親和友善,陳媽也不喜歡她張揚跋扈的個性,但是扔衣服的時候卻被她抓個正著,也沒有辦法不按照云佳的命令行事。

于是,云佳展開了衣服,并且向大家介紹,“婆婆,明安,你們看,這是那天大哥摔倒時簡善穿的衣服,這衣服沾滿了酒漬,還有,腋下是開叉的,分明就是被人撕扯過了。”

裴娟和沈明安看像云佳手中的衣服,果然如她所說的那個樣子,衣服確實是被人撕過的。

坐在一旁的沈明安身體動了動,“佳佳,那你的意思是……”

云佳大方的說:“婆婆,經過我大膽推測,我想簡善應該是一夜未歸,大哥和她爭執了幾句,她才怒推大哥,所以才讓大哥如今躺在醫院里。”

“一夜未歸……”

說到這個字眼,裴娟和沈明安都仔細的想了想,那天晚上確實沒有看到簡善。

“簡善,是云佳說的這樣嗎?”裴娟眉心緊擰,質問道。

她雖然平常對簡善很好,但是一旦涉及到兒子的安危,她絕不會像以前一樣護著簡善。

簡善輕輕地抿著唇角,忍著頭皮點頭,“媽,對不起,我也只是誤傷明川,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裴娟臉色微沉,“你真的一夜未歸?”

簡善猶豫不已,解釋道:“媽,公司有個聚會,結束的時候實在太晚,所以我就去一個女同事家借住一晚。”

還沒到裴娟先說話,云佳陰陽怪氣兒的說:“女同事家?我看不是這樣吧,說不定找哪個野男人去了。”

提到這,裴娟很不樂意,“簡善,是不是這樣的?”

簡善著急解釋:“媽,不是這樣的,我真的沒有去找什么男人,真的是因為公司聚會……”

“還在這瞎說,這么多年你如饑似渴,我和明安可都是看在眼里的,你在這騙誰呢?”云佳終于逮到機會,好好的整治簡善,以報昨晚之仇。

“不,不這樣的。”她著急的辯解,帶著幾分哀求的目光看向裴娟,希望婆婆能夠相信她。

她無須向云佳和沈明安解釋些什么,殷切的目光看著裴娟,“媽,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做對不起沈家的事。”

見簡善真誠的目光和苦苦的哀求,再加上,沈明川還等著她照顧,裴娟軟下了心腸,“罷了罷了,下次不可以夜不歸宿,不然有你好受的!”

簡善的額頭冒著細密的汗珠,終于如釋重負,長吸了一口氣,“謝謝媽相信我,我知道了。”

裴娟這么輕易相信簡善,云佳的心里越發的不是滋味兒。

“婆婆,您可不能縱容這樣的事情發生,她一次可以夜不歸宿,以后還說不定會做什么敗壞家風的事。”云佳在一旁添油加醋,恨不得立即看到裴娟懲治簡善才甘心。

裴娟一夜未休息,再加上回來這么一鬧,弄得她心煩意亂,沒好氣兒的說:“行了行了,你就別在這挑事端,該干什么干什么去,有時間多想辦法調養調養身子,我還想抱孫子呢!”

眼看著好好的機會失去,云佳也只好作罷。

隨即,她走向裴娟身邊,溫和細雨的說:“婆婆,你放心吧,今年我一定會和明安好好努力,來年爭取讓您抱上孫子。”

對于這件事,裴娟已然期待很久,他們已經結婚很長時間,但是卻一直沒有動靜。

“好,那我可等著了,你們兩個人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云佳笑的越發得意,故意在簡善的面前顯擺,自己有個能“行”的老公,同時也在宣布自己的身份,她是沈家繼承人的妻子,以后他們的孩子,將是沈家第二代繼承人!

“放心吧,婆婆。”

云佳保證,她是應該加把勁兒了,不然還不知道以后會發生什么什么事,至少自己有個兒子,才能夠更好的穩住地位,保住沈家財產歸他們所有。

裴娟點了點頭,有氣無力的說:“你們都先下去吧,簡善你留下,我有話要和你說。”

隨即,云佳和沈明安退下,這里只剩下簡善和裴娟。

簡善干凈白皙的面孔緊繃著,低頭等著聽裴娟的訓斥。

裴娟的面目清淡,“不要這么緊張,我不是想要責怪你,而是有事求你。”

無論沈明川受傷真相如何,經過這幾年的相處,她還是愿意相信簡善的。

《遲愛深入骨》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三肖中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