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愛深入骨在線閱讀簡善慕遲的小說免費閱讀

遲愛深入骨

時間:作者:畫小來源:zzy

遲愛深入骨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此小說是由作者畫小寫的關于主角簡善慕遲的故事:五年前,她拋棄了他嫁入豪門,狠心絕情,令他狼狽絕望,不知去向。五年后,他強勢歸來,帶著對她滿腔的恨,肆無忌憚的報復著她,他說:簡善,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她有一個善良又美好的名字,叫簡善,曾經,他經常溫柔繾綣的喚她善善,可她卻是他見過的最心狠的女人,狠得讓他又愛又恨。他說:簡善,我真想掐死你,一了百了。他說:簡善,你欠我的,我要你用一生來償還。他說:善善,別怕,沒有人可以傷害你?伤,卻將她傷的體無完膚。在簡善的心里,五年前的慕遲,是一個溫柔到足以令人溺斃其中的男人,可是五年后的他,殘忍冷酷得令她心痛到麻...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遲愛深入骨》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6章 你知道后果

程慕遲清冷的目光一掃而過,拿起了酒杯,漫不經心地抿了一口紅酒。

簡善此刻的心情糟糕極了,沒有心情再和沈明川這個惡魔糾纏,直接按了靜音,不想再受他的威逼和打擾。

簡善剛剛掛斷電話,耳邊就傳來了掌聲。

程慕遲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底森然一片,聲音冰冷攝人,“做得好。”

簡善驚哼一聲,“我自己的事無須程總評價,現在我們可以談談項目的事情了吧?”

可是她的心口似乎有種不安,總覺得他不會輕易放過她。

“談項目?”程慕遲的眼中劃過一抹譏諷,要是這么簡單就可以談下項目,那么他分明就是來幫HU的。

“對,談項目。”

簡善堅定的目光看著他,但是她在他的眼中只看到濃濃的恨意。

程慕遲面孔緊繃,抬起手又拿起一杯紅酒,推到了簡善的面前。

簡善微愣,詫異的看著他,“你……”

“你見哪個談項目這么簡單的,不陪我喝高興了,我不會把項目給你。”程慕遲擺明立場,一定要陪到他喝高興為止。

簡善本身就不勝酒力,氣惱的很,“我不能喝酒,你可以換一種方式,就算是讓我求你,我也甘愿!”

程慕遲的嘴角勾起一抹戲弄,“選擇什么樣的方式,那是我的自由,你……只能乖乖照做。”

最后一句話,他故意的提高了音調。

分明就是在報復她。

讓她身體難受,同時也摧殘她的心靈。

“我不喝!”

她本來就不會喝酒,更不想在她的面前弄的狼狽,更何況,她還要早早的回去,不然不知道沈明川會做出什么變態的事。

“剛剛那一杯是怎么喝的,這杯你就得給我喝下去。”

停頓片刻,冷厲的目光直射過去,“不然,你知道后果。”

他所說的后果,就是讓HU關門大吉。

拿著別人的心血威脅她,到頭來,一旦公司出現什么問題,她就是千古罪人,對不起端HU飯碗的人,更對不起善待她的老板。

“程慕遲,你能不能干脆些,把別人牽連進來,有什么意思?”

簡善還想著他們兩個人的事情,私下解決就好,如果牽連到無辜的人,她會于心不安的。

而程慕遲正是掐住了她這一心思,非要這么做不可。

程慕遲瞇了瞇眸,堅決道:“簡善,你現在沒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你只能照做。”

面對著程慕遲的步步逼迫,簡善別無他法,咬著牙說:“好,我喝,我喝不就行了嗎?”

他決定了報復,而她只能承受,沒有反擊的余地。

“那就乖乖喝下去!”

他的聲音清冷,聽不出任何的情緒,但簡善知道他心中的怨恨。

簡善抬起了手臂,不甘愿的拿過酒杯,閉上眼睛,一口干了下去,只覺得口中有一股辛辣在蔓延。

她秀氣眉頭微擰,冷淡的看向他,“這回可以了吧?”

“繼續!”

程慕遲筆畫個手勢,莫雪兒身體俯向前,又到了一杯酒推到了簡善的面前。

接著,莫雪兒故意往程慕遲身邊蹭了蹭,程慕遲也沒有拒絕,而是摟過了她的肩膀。

簡善的目光少一些阻礙,就看到了他們兩個人親昵的姿態。

她的眉頭微擰,忽略心頭的不適,艱難的拿起酒杯。

簡善垂眸,酒杯的觸感發涼,可對簡善來說,卻像是一塊燙手的山芋。

喝過這杯酒后,簡善拿過了酒以及酒杯,陸陸續續的給自己倒了好幾杯,通通都閉著眼睛喝了下去。

眼看著這瓶酒就喝沒了,簡善的瞳孔恍惚不定,身體也跟著飄了起來。

她白皙的臉頰緋紅一片,“程慕遲,這回你滿意了吧,我們可以談項目的事了?”

不就是想逼她喝酒,看她狼狽又痛苦的樣子嗎?

想必,他已經看到了。

但是他還不滿足,依舊無法平息他心中的憤怒。

他用手指打了個響,招來了服務員。

“一瓶威士忌!”

很快,服務員把威士忌拿了過來,程慕遲聲音清冷異常,“請為這位小姐打開。”

服務員照做,打開了威士忌,并且推到了簡善的面前。

“小姐,您的酒!”

炙熱的燈光打在簡善的臉上,白皙的小臉中夾雜著數不清的紅潤,長長的睫毛在眼窩處打下了一層好看的陰影。

她迷離的看一下眼前的這瓶酒,心里只有一個意識,那就是一定要喝了它。

就算是毒酒,她也沒有拒絕的余地。

甚至,她還真的希望是一瓶毒酒,這樣才能夠把他們之間的恩怨化整為零。

想了想,簡善嘴角勾起一抹譏笑,毫不猶豫的拿起了一瓶酒,放到自己的口中,咕嚕咕嚕起來!

見簡善不再掙扎反抗,程慕遲的心中竟煩躁起來,眉頭緊鎖,陰森的目光盯著她。

她大口大口的向下咽,早已被酒精的刺激麻醉了神經,完全品嘗不出什么味道。

沒過一會,簡善把一整瓶的酒全部都喝到了肚子中。

她緊緊的攥著空瓶子,扔到了一旁,倔強的撅著下巴,這回不是拒絕,而是憑著酒氣迎難而上:“我還能喝!”

程慕遲狹長的眼眸籠罩著危險的氣息,剛想說話,就聽到莫雪兒的電話響了。

是她經紀人打過來的。

莫雪兒接過電話,“雪兒,我為你接了新的通告,我想和你談一談。”

“好,一會兒見面談。”

莫雪兒掛斷電話,收拾了手提包,抬頭看向程慕遲,“慕遲,我有事就先走一步,你們慢慢談。”

“好。”

莫雪兒離開之后,簡善終于繃不住,長長的睫毛微眨,身體癱軟在一旁。

見簡善滿臉緋紅,程慕遲滿心厭惡,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臂,“簡善,別在這里給我裝。”

他的冷厲,帶著攝人的力量,命令道:“起來,你給我起來!”

簡善的身體軟綿綿的,任由著他拉扯著。

她眼底醉意迷離,身體仿佛被拖了節一樣,帶著幾分痛苦的呻,吟,“不要這樣,不要……”

程慕遲眼眸輕瞇,咬牙切齒道:“你不是還能喝嗎?繼續起來給我喝。”

帶著命令和強勢,威逼簡善。

可這一次她起不來了,身體像是一片柔軟的棉花糖,怎么都直不起來。

第7章 這才只是剛開始

見簡善不起來,程慕遲憤怒失去理智,又起開了一瓶酒,倒在了扎啤杯中。

他大步上前,揪住了簡善的衣領,把酒往她的肚子里灌。

“給我喝下去!”命令的語氣不容置疑,憤怒到精致的五官扭曲不堪。

曾經,她拋棄他的時候,他不知喝了多少酒來麻痹自己的神經,這一次,他也讓她體會一下,他曾經經歷了怎樣的痛苦。

簡善眉頭緊鎖,一直發出嘟嘟的聲音,嘴巴半張著,但他灌下去的酒全部都被吐了出來,從白皙的脖頸流淌到她的胸口,弄得她的衣襟四處都是酒漬。

見她不肯喝,程慕遲緊緊的鎖住了她的喉嚨,“裝什么死啊,給我起來!”

無論他說什么,簡善都沒有做出回應,原本白皙的小臉布滿了紅暈,嘴唇一直親抿著。

簡善的秀眉微皺,時而能夠聽到程慕遲冷漠的話語,腦袋里卻回想著當年之事,試圖想要解釋,“不是的,不是那樣。”

她當年是有苦衷的下嫁他人,而并非心甘情愿,就是現在她的心里也無法真正忘記他。

“不是哪樣?”

程慕遲聽得到簡善說的話,冷冷的反問。

酒精已經融入血液,蔓延到了四肢百害,仿佛把她的身體都麻醉了,下一刻,簡善就直接昏睡了過去。

見簡善身體趴在桌上,不知所以的時候,程慕遲不停的晃悠著她嬌小的身子,“簡善,你休想跟我逃避,回答我的問題。”

無論程慕遲怎么搖晃,簡善還是像剛剛一樣,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里。

她只露出了半張小臉兒,白里透紅,緊緊的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像一把扇子,格外惹人注目。

見她這樣,程慕遲的大手轉移到她的頭部,輕輕的撫摸著簡善的秀發,嘴角勾起了一抹冷意。

簡善,這才只是剛開始!

以后,我要你活在我的陰影之中就像我活在你的陰影里一樣。

這么多年了,未曾改變。

隨后,程慕遲打橫抱起了他,朝著外面走去,直到回到了他的單身公寓。

程慕遲把簡善放在了他的臥室中,房間簡約大方,里面設置的格調和他這個人一樣,冰冷冷的。

這里,沒有一絲絲家的氣息,就像是入住的酒店。

剛剛把簡善嬌小的身體放在了大床上,她就不自在的動了動,拉過了被子,轉到了一旁。

程慕遲危險的眸子緊緊的瞇著,若不是知道她不能喝酒,他定以為她是裝的。

接著,程慕遲俯身而來,掰過了她的身體,直視著她嬌小的面容。

對于這張臉,讓她想了五年,恨了五年,如今再見她,他很想把她揉碎。

簡善秀氣的眉頭緊皺著,粉紅的嘴唇嘟著,低聲的自言自語,“其實當年我也不想嫁給他,我是被逼無奈!”

她說話的聲音就跟蚊子叫一樣,程慕遲沒聽清,只是聽她嘀咕了一聲。

于是,他要拼命的晃動著她的身體,“你在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

簡善大概是感受到了驚恐,乖乖的閉上了嘴巴,沒有在說話。

“簡善,你非要折磨我不可!”程慕遲淡漠的唇勾起,目光清冷。

她閉著眼睛的時候似乎沒有那么討厭,睡相甜美,無形中牽扯程慕遲的心。

該死的!

有了這種想法,程慕遲開始煩躁起來,站起了身,走到了落地窗邊。

兩只手臂懷抱在胸前,腦海里飄蕩著他們兩個人以前的美好記憶,還有簡善曾經帶給他的傷痛……

至今為止,無論是美好的還是悲傷的,就像是昨天剛發生的事情一樣,一幕一幕清晰的浮現在眼前。

整夜,簡善一直沉浸在睡眠中,而程慕遲卻翻來覆去的怎么也無法入睡,這個女人總能夠激起他心中的漣漪,波蕩著他的情緒。

這是他不可否認的事實。

這一夜,對于他來說,不知是多么的漫長。

清晨,大概七點鐘,刺眼的陽光通過窗戶的縫隙直射進來,入目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

入目的是一件極其簡約大氣的臥室,這一看就不是她的房間。

她的意識立即回籠,急忙的坐起身來,抓住了背角,往四周看了看。

接著,昨天晚上的場景一一的浮現在她腦海中。

此刻的她,腦袋還有一些微疼,已然全部都擺脫了醉意。

于是,她立即的掀開了被子,從床上下來,走到了樓下。

想必,這應該是他的住處。

簡善伴隨著復雜的心情來到了樓下,只看到程慕遲正襟危坐在餐桌前。

“醒了?”程慕遲輕挑的說。

簡善朝著這邊走了兩步,“昨天晚上喝多了,我現在應該走了!”

說完,簡善就朝著門外走去。

她剛剛轉過身,就被程慕遲叫住。

“等等。”

簡善的腳尖頓住,背脊挺的筆直,聽著他的冰冷的聲音,她的后背也掀起了一股涼意。

她盡量掩蓋急切想回家的情緒,平和的問:“你還有什么事?”

“昨晚你的表現我很不滿意,從現在開始,你要努力從我手中拿取項目,不然就等著HU倒閉吧!”

一句話頓時挑起了簡善的怒氣,她轉頭看向他,語氣有些波瀾,“程慕遲,給不給項目都是你一句話的事,你這樣做有意思嗎?”

程慕遲嘴角淡漠勾起,“既然你知道,那就最好做些讓我滿意的事,我或許就把項目給你。”

“神經病,你到底要怎樣?”簡善急了,氣惱的看著他。

程慕遲起身,邁著筆直修長的大腿來到簡善身邊,聲音低沉沙啞,“簡單理解為,我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簡善冷笑一聲,“那你讓我殺人放火,難不成我也要去做。”

“你說對了,就是這樣。”程慕遲冷冷的看她一眼。

簡善掉入自己的陷阱,無言以對,“你……”

這時,從外面傳進優雅女聲。

“慕遲,你在嗎?”她的聲音優雅動聽,臉上帶著濃濃笑意。

宋安雅是程洪濤選定的EX婦,希望將來,能夠借助宋氏集團的力量,幫助程慕遲繼承所有家業。

可沒想到一進門,竟然在程慕遲的家中看到一個陌生女人。

頓時,宋安雅臉上的笑意僵住。

“慕遲,她是誰?”

她的臉色很難看,有種不好的感覺在心頭蕩漾開來。

這么一大早,竟有一個陌生女人出現在程慕遲的家中,昨晚在這過夜不成?

除了這一解釋,恐怕她找不到別的說辭。

第8章 我們沒有那么熟

程慕遲的面目鐵青,并沒有想要和她解釋的意思。

反而轉頭看向簡善,“記住我的話,不然,后果自行承擔。”

又是威脅。

他算是掐住了她的軟肋。

簡善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掉了。

而程慕遲則是回到了餐桌上,拿起了叉子,慢條斯理的開始吃起早餐,仿若宋安雅不存在一般。

宋安雅被忽視,心中不悅,但又想保持程慕遲心中的美好形象,只好熱臉相迎。

她提著保溫食籃,從里面拿出幾個小盒子,放到程慕遲的面前。

“慕遲,這是張嫂做的早餐,她熬的海鮮湯很好喝,我給你帶來一份!”

程慕遲淡漠的目光看著她,“宋小姐,謝謝你的好意,以后不需要這么麻煩。”

當時,宋父和程洪濤安排兩人見面,宋安雅一眼就看中程慕遲,可程慕遲卻對她的態度一直非常冷淡,猶如陌生人一般。

每當聽到程慕遲喚她宋小姐,宋安雅的心里都非常難過。

“慕遲,叫我安雅就好了,你總宋小姐宋小姐的叫我,這樣顯得很陌生。”

程慕遲的態度依舊很冷漠,“我想我們沒那么熟。”

宋安雅心中倍感不適,“慕遲,外界都知道程氏集團有意和宋氏集團聯姻,在外人看來我們也是很般配的一對兒,我想我們應該很熟悉才對。”

“宋小姐,那只是大家看法,具體事實是如何,你我心里最清楚。”

宋安雅皺了皺眉,想到程慕遲冷漠的態度,再想想剛剛離開的女人,暗生疑慮。

想必兩者之間應該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簡善回到家,心虛極了,畢竟昨天晚上一夜都沒有回來,是她的不對。

剛剛走到家門口的時候,她往四周望了望,并沒有看到別的什么人,然后偷偷往自己的房間走。

可剛剛走到他臥室門口的時候,就聽到了輪椅轉動的聲音。

“簡善,你終于回來了。”沈明川陰沉著眸子,眼中帶著說不出的冷酷。

簡善的眼皮跳的厲害,不自在的抬頭看著他,“明川,你怎么在這里?”

沈明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眼底一片兇殘,突然的,他上前抓住了簡善的手臂,簡善的身體不由得向他靠了靠。

“還好意思問我怎么在這里,你知不知道我在這里等了你一夜?”沈明川額頭上的青暴起,大聲的對著簡善怒吼。

簡善嚇得一大跳,瘦弱的縮鎖骨凸起,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確實覺得很抱歉。

無論怎樣,也不應該徹夜不歸。

看上他冷漠森嚴的目光,簡善的手指有些顫抖,解釋道:“明川,昨天晚上事務所有聚會,后來實在是太晚了,我就去女同事家住了一夜。”

聽著簡善的話,沈明川猖狂的笑了出來,但是很快的就抑制下去,取而代之的則是暴虐的手段。

他抬起手臂,一把捏住簡善的肩膀,毫不留情的把她推了進去,隨后關上了門,冷麗森嚴的眉眼始終盯著簡善,看得簡善直發麻。

簡善嬌小的身體不斷的后退,看著眼前這個即將發狂的人,她的心里害怕極了。

沈明川不停的轉動輪椅,朝著簡善走了過來。

簡善的身體還在不斷后退,大概是心中惶恐,早已經忘記了后面的障礙物。

她嬌小的身體倒在大床上,沈明川犀利的眉眼緊盯著她,用手鎖住了輪椅。

“簡善,你給我過來!”他冷冰冰的叫了一聲。

簡善見過他發狂的樣子,有些不敢靠近,戰戰兢兢的問道:“你要干嘛?”

沈明川的眸底暴怒,語氣卻平和的很,“還能干嘛?你過來!”

簡善的身體抖了抖,慢慢的用另外一只手支起,試圖直起身來。

“你過來,我就不把這件事情告訴沈家的人,不然大家都知道你一夜不歸,想必這對你沒什么好處!”沈明川威脅著。

簡善自然明白讓大家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一旦沈明川告訴沈家其他的人,他總會被人指指點點,甚至還不知道使出什么惡劣的手段懲罰她。

為了封住他的口,簡善只好照他說的話去做。

她試圖放下了心中的惶恐,慢慢的站起身來,向沈明川的身邊蹭了蹭。

沈明川危險的眸子聚在一起,突然抬起手臂,一把抓住了簡善的衣領。

簡善穿著的還是昨天的襯衫,胸前灑滿了酒漬,沈明川冷眼一掃,火氣頓時又高漲了起來。

而簡善越發的害怕,“明川,你這是干什么?”

眼看著他要發起狂來,她不能硬碰硬,這幾年以來,她已經長了教訓。

每次他發狂的時候,她必須要細心耐心一些,這樣才能夠慢慢的化解他身上的戾氣。

沈明川的眸底猩紅一片,沙啞著嗓子,對簡善怒吼道:“一夜未歸,還說什么去同事家,你真當我是傻子,我倒要檢查檢查,看看你昨天是不是風流快活去了?”

簡善立即否認:“明川,你誤會了,我昨天真的是和同事去聚會,并沒有什么男人。”

最后一句話,簡善說的聲音很小很小,她并不會說謊,因此現在,倒是有一些心虛。

“有沒有去找什么男人我要親自驗證一下才知道。”

他的大掌緊緊的抓著簡善的衣服領子,襯衫領處的扣子都被他扣掉了一顆,露出了簡善胸前白皙的皮膚。

沈明川還是不肯放手,用力的撕扯著,他感受到了簡善的抵抗,然后便越發的用力。

“你竟然還敢反抗?”沈明川眉頭緊鎖,眼中殺機四伏。

簡善嬌小的身體還在不停的向后退,希望能夠避免他的檢查。

但是沈明川用了很大的力氣,讓簡善掙扎有些困難。

突然,嘶的一聲,一股空氣中的涼意從腋下鉆了進來。

簡善的身體不由得一顫,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把推開了沈明川。

但是卻不料,沈明川的雙臂沒有支撐住他的身體,身體摔落在地,腦袋還不小心磕到了床腳上,頓時鮮紅的血跡就不停的向外灑落。

簡善的身體往后退了退,捂住了唇,那一抹刺眼的鮮紅占據了她的視覺。

《遲愛深入骨》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三肖中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