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總的暴力女友葉晴天駱驍川是主角的小說免費在線閱讀

穿成霸總的暴力女友

時間:作者:喬木J來源:KX

穿成霸總的暴力女友又名穿成霸總的暴力女友是主角葉晴天駱驍川免費在線閱讀,穿成霸總的暴力女友全文免費閱讀是作者喬木J寫的一本講述葉晴天駱驍川故事的小說:【武力爆表美貌帥氣小姐姐X花花公子腹黑騷氣大總裁】書友群:826436513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傳奇女將軍喋血沙場,再度睜開眼成為孤苦無依、柔弱可欺的漂亮女學霸。葉晴天醒來,發現自己被人綁了鎖在屋子里當禁臠,反派們還總想踩著她的腦袋往上爬。葉晴天(握了握“嬌嫩無力”的小拳頭):有趣。駱驍川(人傻錢多):不服的我老婆打服,打不服的我來用錢砸服!ps:甜甜喬又來啦!這本新開不是很肥,大家可以宰一宰隔壁的九千歲,九千歲很肥的!會努力更新的。比心!...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穿成霸總的暴力女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借個車

冬天的宿城格外的冷,北風呼嘯著席卷著雪花奔流不息。

錦江花園小區外面的馬路上,出現了一個穿著單薄睡裙,赤腳行走在風雪中的少女。

她一張明艷的小臉凍得青白,殺氣騰騰地大步往前,似乎察覺不到這幾乎要把人凍僵的寒冷。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騷包的大紅色跑車從她身后疾駛而來,遠光燈將漫天的風雪照亮,在她的身前投下了長長的陰影。

葉晴天怔了怔,遲鈍的轉過身去,腦中后知后覺的出現一個概念:車。

在下一個想法浮現之前,她已經下意識地做出了最為有利的判斷,身形一動攔在了跑車的必經之路上,張開了雙臂。

跑車發出尖銳的鳴笛聲,車速沒有絲毫減慢。

葉晴天不為所動,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著迎面而來的跑車,看著被迫逼停的跑車在劇烈剎車聲之后停在她身前一步開外,帶起的寒風吹動她的長發。

駕駛座上的人落下車窗,露出一張仿佛在雪夜中發著光的英俊面容。

一雙桃花眼無情也似多情,目光瀲滟猶如一片深潭,輪廓深邃睫毛濃長,劍眉褶皺間全都是疏離的冷淡:“不想活了死遠點。”

“幫,個忙。”葉晴天艱難的找到了自己的嗓音,上前一步。

蒼白瘦弱的少女凍得渾身僵硬,聲音冰冷中帶著沙啞,慢吞吞地道:“載我一程。”

駱驍川皺起了眉頭,目光審視地打量了她一圈,帶上了戒備:“去什么地方?”

“福苑小區。”

男人眼底的警惕更濃,近乎譏嘲地看著她,冷漠地道:“抱歉,不方便。讓開。”

深夜在高檔小區外面徘徊的女孩子,在暴風雪里穿的睡裙都是高奢品牌,搭車要去匯集不少民工租房的老舊小區?

糊弄誰呢。

葉晴天皺眉。

車燈照的她有些睜不開眼,她干脆繞到車窗旁邊,怕他借機發動車子離開,直接伸手握住方向盤,重復道:“載我一程,我付錢。”

冰涼僵硬的手不小心蹭到他的,惹得駱驍川厭惡的收手,冷聲道:“我再說一遍,不方便,讓開。”

葉晴天這才看清他的樣貌,一頭褐色的頭發微微蜷曲,全都往后梳被發膠固定住,唯有額角垂下一縷,越發顯得他瀟灑不羈。

真是個俊俏的美郎君,只可惜實在不是個熱心人。

她這會兒冷的血液都凍結,不想再多費唇舌,手一抬。

駱驍川條件反射地一閃,卻只覺得那看起來平平無奇的一掌叫他不論從哪個方向都無從躲閃,寒意刺骨的手掌摁著他的腦袋壓在椅背上。

“開門。”葉晴天的聲音也冷了下來,一雙丹鳳眼微微瞇起:“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

竟然是個高手。

駱驍川的眉眼更冷,深邃的桃花眼中閃過警惕,一言不發地抬手朝著她的手掌襲去,動作狠戾兇猛,沒有絲毫的留情。

葉晴天毫不懷疑,這一下被他抓實,這具身體這竹竿兒似的胳膊怕是要被生生拗斷。

眼疾手快地撤回手掌,她并沒有推開,反倒借著車窗這點小小的空間,跟他在車廂里你來我往的過了幾招,掌拳交接之間發出沉悶的碰撞聲。

幾招過后,駱驍川猛地停下動作,眼中滿是凌厲,嗓音比這嚴冬更冷:“你到底想干什么?”

 

第2章 破綻太多了

原本放在手套箱里的鋼筆被拔了筆帽抓在一只青白的手掌中,尖銳的筆尖抵在他的喉嚨上,留下一點藍黑色的墨跡。

葉晴天扯起嘴角輕笑了一聲,嗓音溫柔地用另外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小郎君……小帥哥功夫不錯。”

駱驍川沉著臉沒有說話。

“我說了,我只是想搭個車。”她搖搖頭,指了指身上的睡裙,笑道:“助人為樂,帥哥考慮一下?”

如果不是姿勢太過危險,這好聲好氣的樣子真的像是在請人幫忙。

駱驍川平靜的抬起眼,看著她:“我有拒絕的機會嗎?”

葉晴天臉上的笑容更大了:“沒有哦。”

筆尖又往前送了一寸,她笑吟吟地吹了吹散落到眼前的頭發:“帥小哥,下個車吧。”

“快。”

駱驍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推開了車門。

他下車站到她面前,葉晴天才發現他長得很高,穿著水紅色緞面襯衣的樣子風騷又誘人,一雙大長腿修長筆直,她要看他的眼睛還要仰視。

如果不是神色太過嚴肅,這樣的打扮配上他頭發全都向后梳只留下兩縷垂在前面的發型,實在是一個典型的風流俏公子。

她皺了下眉,寒風吹過,冰冷的雪花打在她細瘦的胳膊上,叫她忍不住打了個顫兒。

“謝謝配合。”葉晴天眉目舒展的笑開,稱贊著道:“真是個知情識趣的聰明人,麻煩送我到福苑小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駱驍川沒有反對,走到一旁拉開副駕駛的車門,等她上車之后自己轉到主駕駛,一踩油門疾馳而去。

一路到了福苑小區,渾身散發著寒氣的駱驍川剎住車,沉聲道:“到了。”

“謝啦!”葉晴天也不在意他的態度差勁,看了一圈眼熟的環境,迅速下了車,干瘦小巧的腳踩在積雪上,蜷縮了一下。

這個叫車的東西實在是神奇,在這樣的天氣里仍舊保持著如春天般的暖意,驟然下來還真是有些冷。

她這么干脆,讓駱驍川忍不住意外看了一眼,頓了片刻下車打開后備箱,冷著臉挑出一雙男士皮鞋往她腳底一扔:“拿去。”

興致勃勃地看著四周老舊居民樓的葉晴天看他一眼,沒有拒絕,踩了上去,像是劃船似的晃蕩,又攤手拽過他脖子上的羊毛圍巾:“借我用一下。”

動作十分粗魯,叫他精心打理的發型都凌亂起來。

就見她三兩下用圍巾把自己包好,露出一張青白可憐的小臉。

緊接著,她從睡裙的口袋里掏出一個男士錢包,露出一沓紅色的鈔票。

葉晴天猶豫了一下,數出五百塊錢,塞進自己的口袋里,抬頭的一瞬間卻仿佛看到,這個渾身都帶著拒人千里之外的疏冷的年輕男人眼里閃過某種凌厲的光芒。

不等她細看,就見駱驍川又是那副冷酷的模樣,靠著車門帶著幾分譏嘲:“用NR的錢包卻淪落到半路攔車,你不覺得你破綻太多了嗎?”

 

第3章 值錢嗎?

“這錢包很值錢?”葉晴天眼睛一瞇,抓住了重點。

重點是這個嗎?

駱驍川被她的操作打斷了思緒,深深地看她一眼,沒有說話。

就見葉晴天快速地從里面又掏出來幾張紅票子塞進口袋,然后把剩下的錢跟錢包丟進他的懷里:“正好,里面的錢和錢包都給你了,抵了送我回來的車錢和鞋子圍巾。”

這是想跟他兩清了。

駱驍川一怔,劍眉皺起渾身氣勢逼人,兩指捏著錢包厭棄地丟在一旁,寒聲道:“我從不用別人的錢包。”

畢竟自己虧欠了別人,葉晴天難得的十分有耐心,聞言問他:“那你想怎么辦?我沒有更多的錢能給你了。”

剩下的她還有用。

駱驍川的眼底閃過一道暗光,突然抬手抓住她細瘦的胳膊,整張俊臉靠近,明明還是那副五官,整個人卻瞬間色氣滿滿,充斥著誘人的風流意味。

他嗓音低沉地而又曖昧地低聲道:“我從來不做慈善……不過,對我的女人例外。考慮一下,嗯?”

說著,輕輕地沖著她的耳蝸吹了一口熱氣,挑起一邊嘴角笑得邪肆而風流。

很好。

抬手擦了擦有些癢的耳朵,葉晴天繃著臉想,她就不該給他臉。

只聽一聲巨響,葉晴天長腿一抬,重重的踹在他的肚子上,又將他的腦袋順勢向下一壓!

比她高出一個頭還有余的高大男人悶哼一聲,彎成一個蝦米,被她一把那瘦的只剩骨頭似的細胳膊一把拎了起來。

駱驍川不敢置信地抬眼,就見那紙片人兒似的小姑娘,拎著將近一米九的男人,皺著臉一把把他塞進車里。

駱驍川第一次知道自己原來這么弱不禁風,強忍著才沒神色扭曲地痛叫出聲,臉色發白抬眼看著她,咬牙切齒:“你很好。”

“我會一直這么好的。”葉晴天勾唇無所謂的笑了笑:“多謝幫忙,告辭啦。”

說罷彎彎眼睛瀟灑的離開了。

漫天風雪越發的大了,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白交雜的深夜里。

駱驍川死死地盯著她的背影,突然垂下頭,捂著額頭低低的笑了一聲。

有趣,實在是有趣。

另一邊,葉晴天依照記憶找到租的小破單間,身上卻沒有鑰匙。

所幸這門是老式的門鎖,用一把大鎖鎖著,被她用手輕輕一拽,那看起來瘦骨伶仃的手掌就將鎖頭生生拽斷。

進屋按開燈,先給自己翻出冬天的衣服穿上,她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這小單間確實很破,只有十平米左右,墻壁斑駁帶著霉味,好歹遮風擋雨,比外面稍稍少了點冷意。

小布衣柜和一張單人床擠擠挨挨占了大半空間,加上一個舊書桌,基本上沒有落腳的地方,衛生間狹小到了讓人窘迫的地步。

好在是一年交一次房租,她逃出來不至于地方可去。

葉晴天迎著昏黃的白熾燈張開手,在燈光下薄的可憐的肉仿佛被剮去,只剩下一個森森白骨組成的爪子。

“嘖,怪嚇人的。”無所謂地甩甩手,葉晴天低笑了一聲,自言自語道:“算了,以后本將軍就替你好好活著吧。”

 

第4章 林凊念

是的,她已經不是從前的葉晴天。

這具身體里的靈魂,來自于異時空的另一個朝代,而她在那個朝代,是戰無不勝、馬革裹尸的女將軍。

誰能想到,她一生中唯一一場敗仗,讓她斷送了性命,來到這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這里有摩天高樓,有鋼鐵車輛,有科技化的產物和不一樣的生存規則。

有趣極了。

葉晴天拉開抽屜,抽出一個一看就十分便宜的國產機,略有些生疏地按了開機鍵。

感謝國產機強悍的待機能力,關機了一個月竟然也還有電,順利開機之后她神色沉沉的翻了起來。

打從醒來,她的腦海里就多了這個身體的記憶。

小姑娘雖然是個孤兒,卻勤奮努力,成績優異。長相更是出眾,活生生別人家的孩子。

然而在她高三這一年,因為同學偷拍了一張學習時候的側臉走紅,就被一個變態盯上,利用權勢將她關了起來。

那人還打算在她十八歲生日當天,要了她的身子。小姑娘知道之后當即就嚇得發起了燒,死活不肯吃藥活活病死了,這才給了葉晴天出現的機會。

葉晴天來的檔口,小姑娘還有兩個月滿十八,被抓起來已經一個月。

今晚她趁著那個變態不備,打暈了他逃了出來,卻不打算一輩子都躲著他。

那個變態,在小姑娘的眼里有權有勢,幾乎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

事實上他囚禁她整整一個月,也確實外界一片安靜,沒有掀起絲毫的波瀾,足以窺見他權勢的能量。

但是葉晴天卻相信,不管多么根深葉茂的大樹,都有能被撬開的漏洞。

而現在……嘴角微微勾起,葉晴天捏緊了手機,就讓她替小姑娘重新活過,早晚有一天把那個變態踩在腳下,讓他知道一輩子求而不得的滋味。

雖然有了小姑娘的記憶,對于葉晴天來說更多是走馬觀花像是在看別人的故事,這會兒一邊翻看著手機試圖從里面找找有沒有有用的信息,一邊在腦海里捋清對自己有用的消息。

咦?

她的手猛地一頓,眼中迸發出好奇又充滿興趣的光芒,略看了看就毫不猶豫地略帶生疏又優雅地敲擊著屏幕,回了條消息,然后哼著歌兒洗漱之后上床睡了。

天才蒙蒙亮,葉晴天猛地睜開眼睛一躍而起,勾了勾唇。

經過一夜的夢境,她差不多完全接收了小姑娘的記憶,這會兒對這個世界也多出來幾分歸屬感。

她絲毫沒有貪戀被窩的溫度,出門慢跑半個小時之后,路上吃了早餐就換衣服背上書包上學去了。

男女都能去上的學校,她早就很期待了。

小姑娘是個沒什么存在感的人,請假一個月突然回來還是引起了不少注意。

葉晴天按照記憶找到自己的座位,靠窗戶的里面位置,外面正有一個圓臉扎馬尾的可愛小姑娘在趴著睡覺。

陳方圓迷迷糊糊中聽到一陣驚呼,抬起頭來就看到自己消失了一個月的同桌,動作帥氣地將書包往座位上一丟。

然后她單手撐住書桌,長腿一動,整個人身輕如燕地飛進了座位里面。

“哇哦,帥!”

周圍響起掌聲,葉晴天帥氣地一笑:“承讓承讓。”

陳方圓的眼睛瞪大,吃驚地看著她:“晴天,你回來啦?我聽說你生病了,什么病啊?怎么樣了?現在好了嗎?”

“好多了,已經沒事了。”葉晴天看著她可愛的蘋果肌忍不住手癢,抬手掐了掐她的臉蛋手上托著一個紙杯蛋糕遞過去:“喏,你這么可愛請你吃。”

陳方圓:……啊啊啊!

怎么回事兒啊,這個內斂害羞的學霸同桌消失一個月回來,瘦了很多卻莫名的帥,帥的她好想尖叫啊!

紅著一張臉,她接過小蛋糕,小聲地說:“謝,謝謝。”

說完,又飛快地抽出一大包零食塞到她的懷里,臉更紅了:“請,請你吃!你這么瘦要多吃一點!”

喲,太可愛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她們的桌前突然停了一個披散著頭發,化了淡妝的清麗女孩,滿臉不敢置信地尖聲道:“葉晴天,你怎么會在這兒?你怎么回來了?不可能……”

“林、清、念。”看清了來人,葉晴天似笑非笑的一字一頓,叫出了她的名字。

被她銳利地目光注視,林凊念莫名瑟縮了一下,又有幾分羞惱地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來學校,當然是來上課。”葉晴天扯了扯嘴角,冷笑一聲:“你又是什么意思?我為什么不該在這里?我不該在這里,又該在哪里?”

依據原身的記憶,那個變態老男人能這么輕松把原身囚禁起來,林凊念可是功不可沒。

長得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心腸倒是狠毒的厲害。

林凊念被問的頓時臉色一僵,心中有鬼總覺得四周同學的眼神都帶著打量,嗓音頓時有些尖銳:“我,我怎么知道!我只是關心你,你這一消失就消失了一個月……誰知道你跟誰鬼混去了……”

“你在胡說什么啊?”陳方圓一聽這話頓時不滿,掐腰道:“林凊念你思想怎么這么齷齪,老師都說了晴天請了病假。虧你們兩個還是好朋友呢,晴天瘦了這么多,你是瞎了嗎?”

“誰知道她怎么瘦這么多的啊……”林凊念看著葉晴天淡然的樣子,雙目幾乎噴火,失去理智的道:“什么病要請一個月假啊?說不定是出去做了什么人流手術,養了一個月身體呢!小月子小月子,當然要一個月了!” 

“你!”陳方圓快氣炸了,鼓著嘴憤怒的說:“你血口噴人。”

看她氣憤的樣子,葉晴天有點好笑,拉了拉她的手淡笑著道:“齷齪的人看什么都是齷齪的。沒必要跟她生氣。”

說著,雙目如箭刺向了林凊念:“如果你學不會閉嘴,我不介意教教你!”

林凊念頓時一駭,在她的目光里感受到了說不出的冷意,后退兩步一時不敢說話。

恰好這個時候老師進來了,她外強中干地瞪了她一眼,匆匆回到座位上上早讀了。

早自習結束,葉晴天去洗手間上廁所,因為他們這一層人排的太多,索性轉去了樓上了。

在她上完廁所,打算推開隔間門的時候,突然聽到隔壁的隔間門響了起來。

 

第5章 盡管來

緊接著就是林凊念怨毒的聲音:“駱先生,沒錯,葉晴天就是在學校,她今天還在上早讀呢!好,我一定幫您好好盯著她,您快點過來……”

林凊念的心底里充斥嫉妒和憤怒,又帶著說不出的痛快,殷切地繼續說道:“您放心,一放學的時候我就約她往后門走,您等著把她帶走就行了。這次您可千萬小心點,別再讓她給跑了……”

話沒等說完,廁所的隔間門發出一聲“轟隆”的巨響,生生被踹到了一邊。

葉晴天正雙手交叉抱胸,冷笑著站在門外。

“葉,葉,葉晴天!”林凊念臉色煞白,僵硬地坐在馬桶上,一動都不敢動。

葉晴天伸出手,一把拿過手機,看著正在通話中的界面,放到了耳邊:“喂。”

那邊的喘息急促了幾分,緊接著一個男人低啞的笑聲就傳了出來:“晴天,我的小寶貝兒……”

真惡心。

葉晴天皺了皺眉,冷冷的道:“聽說你還想再把我抓起來?”

“在我身邊不好嗎,晴天寶貝兒?”男人笑著放溫柔了聲音,低低的道:“我能讓你吃最貴的食物,穿最貴的裙子,能給你一切……你為什么要逃呢?”

“我要自由,你給的了嗎?”葉晴天勾起一邊嘴角,眉頭微揚。

那張本來就艷麗出眾的臉蛋剎那間神采飛揚,透著說不出的輕狂自信:“看來昨天我還是下手太輕了。沒關系,既然你不長記性,那我就再揍你一次。你盡管來抓我吧!”

說完,毫不猶豫地掛斷了電話。

昨天她逃走的時候,沒忘了狠狠地揍了那個變態一頓,確保他夜里絕對不會醒過來打擾她休息。

沒想到,這個變態還是不長記性。

看來,該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才行。

漫不經心地把手機上下拋接著,她眼神凌厲地轉向林凊念,牽了牽嘴角:“你說,我該怎么收拾你才好?”

林凊念頓時變了臉色,顫抖著努力不要露怯:“葉晴天,你不要亂來!這里可是學校,亂來老師們不會放過你的!”

“你也知道這是學校?”葉晴天猛地伸手一把抓過她,眼中溢出殺意:“你做的那些骯臟的事情,也不怕弄臟了學校?”

“我,我做的事情你有證據嗎?”林凊念嚇得瑟瑟發抖,卻還是嘴硬而又惡毒的道:“葉晴天,你最好想清楚,你要是在學校打了我,鬧大了你一定會被開除的!到時候,你一個孤兒,不會有學校再肯要你的!”

“你以為我不敢怎么樣你?”葉晴天的牽了牽嘴角,猛地抓住她的肩膀,按著她走到窗戶邊。

緊接著,她一把拉開窗戶,將林凊念拉了過來,往前一送!

她整個人頓時半個身子都懸在窗戶外面,冰冷的北風呼嘯著鉆進她的衣領,樓底的白雪刺的她不敢直視。

林凊念的腦袋里一片空白,害怕地尖叫一聲:“葉晴天,你瘋啦?!這里可是三樓!”

摔下去,不死也要殘疾的!她的臉徹底白了下去。

伴隨著她的尖叫,樓底下一對正在說話的小情侶迷茫的抬頭一看,猛地尖叫一聲,跑了出去。

看樣子是去找老師了。

聽到這話,葉晴天卻玩味的笑笑,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更把她往外送了幾分。

到現在,林凊念整個人大腿往上的部分全都被懸在了窗戶外面,唯有雙手還被葉晴天抓著保持平衡。

葉晴天惡劣一笑,抖了抖手:“你說,我要是手一松……”

“砰!”她貼著林凊念的耳根,模仿了一聲,大笑起來:“把你給摔下去,你到底是會摔斷腿,還是會摔花了這張清秀的臉?嘖嘖,要是摔死了還好,要是活著,落下殘疾,豈不是生不如死?”

“不,不!”被她描述的可怖場面激靈靈的一抖,林凊念嚇得瘋狂的尖叫起來:“不!葉晴天,你是個瘋子!你不能這么做,你拉我回去!讓我回去!”

“讓你回去?你要把我送到別人手上的時候,想沒想過我怎么回來?”葉晴天的嗓音一冷,又往外推了她一把:“告訴我,你還敢不敢了?”

這個時候,她敏銳的聽覺,已經聽到走廊上遠遠地響起了嘈雜的腳步聲。

想來是那對情侶帶著老師和圍觀的學生要過來了,聽聲音應該差不多到了樓梯口。

就算是以原身好學生的身份,被老師看到現在的情況也有些麻煩,葉晴天卻絲毫沒有即將被堵住的慌張,依然狠狠地往前推了一下:“說,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林凊念被嚇得涕泗橫流,終于忍不住嚎啕大哭:“我知道錯了你別這樣!我不敢了!求求你拉我回去!”

拉她回來?不好意思,晚了。

葉晴天彎唇一笑。

老師和同學的腳步聲已經到了廁所門,這會兒就算她把林凊念拉回來也解釋不清。

她索性將窗戶拉的更大,身子輕巧的一躍,像只貓兒似的跳上了窗臺,繼而依舊以跟瘦弱身軀不相稱的巨力提著林凊念,輕飄飄地說了一句:“抓好了。”

林凊念不等反應過來,就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地一躍,繼而失重的恐懼感和飛速接近的地面頓時讓她的瞳孔一縮,頭腦空白地尖叫出聲:“啊……”

《穿成霸總的暴力女友》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三肖中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