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晚風卿如雪》by八月飛葉全文免費閱讀

完整版《晚風卿如雪》by八月飛葉全文免費閱讀

晚風卿如雪

時間:晚風卿如雪作者:八月飛葉來源:zzy

完整版《晚風卿如雪》林月卿段澤by八月飛葉全文免費閱讀,晚風卿如雪小說主角林月卿段澤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烽火連綿,硝煙彌漫。她助他坐上大帥之位,讓他享受榮華富貴?梢彩沁@個男人,害她葬身在火海中,結束了慘淡的一生;奶浦厣,回到年少時,她誓要以牙還牙。既重生,則斗爭。撕破偽善舅母的面具,揭穿心機表妹的陰謀,惡懲那個矯揉造作的白蓮花。還有最重要的遠離那個男人。...

《晚風卿如雪》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6章 我錯了

宋天揚愣了愣,一瞬間空氣都靜默到要凝滯。

“可你,的確就是個女人啊……”他像在自言自語,又像反駁她說的話。

林月卿的心突然就揪了起來,她看著宋天揚,思緒有些復雜。

“我是女人沒錯,但我是個死過一次的女人,現在依舊在等死。”

宋天揚抬起白皙修長的食指在燭光上觸了觸,那溫熱火苗帶來的刺膚感,讓他想起了自己觸碰林月卿后背時的感受。

都讓他難以靜心啊……

“我們誰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活好當下才是我們應該考慮的。只要你在我身邊一天,我就要盡好大夫和男人應有的義務和責任,其他的我不去考慮,因為我也想不透。”

宋天揚說完,便轉身離開,步伐中帶著一絲焦慮和凌亂,連桌上的燭臺都忘了端走。

深夜,是最讓人情緒多變和敏感的時刻,這話一點兒都沒錯。

這些話宋天揚在白天從來不會對林月卿表露,甚至連含一點兒雜質的眼神都不會流露出來。

宋天揚一走,林月卿更是沒了睡意。

她重新躺下,腦袋有些脹脹地發

天亮,宋天揚依舊像個沒事人一樣,張羅好早餐,然后帶著林月卿去采藥,搗藥,煎藥。

過了幾日,林月卿在宋天揚的針灸治療下,身子又好了些許。

“我帶你回山莊吧,有爺爺在,你能好得更快。”宋天揚對林月卿說道。

他不想單憑自己一人的力量去治她,也不想再單純將她當做自己的“治療試驗品”。

他希望她快些好,希望她不用將等死掛在嘴邊。

“這樣太麻煩了……宋大夫,要不你就放我自生自滅吧。”林月卿不想離開這山谷林間。

回山莊亦是回城區,城里認識她的人不少,她不想被段澤的人認出。

盡管她沒心存奢望覺得墜崖后,段澤會布下天羅地網來找自己。

可她畢竟名義上還是大帥夫人,出了這檔子事,他找不到她尸體,或許不會覺得她真死了。

林月卿這樣想著,心底又有些泛澀。

半年多過去了,她就在這崖底附近的林子里,段澤卻一直沒找來。

是完全不在意,還是已經忘了?

林月卿的分神,被宋天揚看在眼底。

他握著草藥的手緊了幾分,臉上卻沒有情緒變化:“早知如此,我當初就不該救你。”

林月卿一聽便知宋天揚生氣了,她連忙放下手中的搗藥棒,走到宋天揚身側坐下。

“剛才是我犯糊涂了,你別生氣。”

宋天揚看著她像小動物一樣可憐兮兮的神情,再瞅著她那瘦得皮包骨頭的身子,無奈嘆了口氣。

“你要記住,你的命是你父母給的,不能因為那個男人而踐踏自己。”宋天揚語重心長說著,忽地頓了頓,“你也別忘了,我想要你活著。”

“我錯了。”林月卿低著頭,聲音惹人心疼。

宋天揚突然就沒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那細膩柔順的黑發,在他心底炸開一股暖流。

“人生短短幾十年,我們來這一遭就是好好活著,不要讓那些痛苦的事和人耽誤你享受生活。”

林月卿點點頭,心底那搖擺不定的信念就此堅定起來。

無論未來如何,她都不應喪氣。

幾日后,兩人收拾好行囊,便從小木屋出發。

林月卿看著層巒疊嶂后的高城墻,心底感慨萬千。

她終于,要回來面對這一切了……

第17章 鋌而走險

北帥府,梅苑。

段澤坐在床上,身側已經放了好幾個空酒瓶。

每一口酒下肚,都讓他刺喉嚨。

“卿卿,我現在每日處理完公務就回了梅苑,你怎么還不回來……”

“母親逼我將你后事準備,可我連你的人都沒找到,不可能把那只帶血的鞋當做是你下葬吧?”

段澤一個人自言自語,這張床無論他輾轉反側多少次,半夜驚醒時抹去,另一邊永遠都是冰涼的。

日子久了,這屋里有關林月卿的氣息都已變淡,只有里頭的擺設和用品,還能讓段澤恍惚看到她的影子。

“卿卿,我每日喝這烈酒,胃里都翻滾得難受,我想喝你給我親手煮的醒酒湯,想讓你給我拍拍后背,給我打水洗臉……”

“你不是說過,只要我不停的喊你,不停的想你,無論你離我多遠都會立馬來到我身邊嗎?你回來啊……就算回我的夢里都可以……不要一點痕跡都不給我留……”

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一道靚麗清瘦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段澤握著酒瓶的手一頓,使勁揉了揉雙眼。

“卿卿?”他看到那個一襲素色旗袍的人兒,心頭一跳。

他慌張地從床上起來,混沌跳動的心臟瞬間蹦如擂鼓,似要從胸腔里頭直接跳出來。

是他的卿卿回來了嗎?

“大帥……”那嬌弱柔軟的女聲,帶著一絲哽咽,滿是討好和哀求的意味。

段澤眼前一黑,就像被迎頭給了一悶棍,頓在原地久久沒回過神。

他的卿卿,從來不會這樣叫自己。

“你來這里干什么?”段澤的聲音帶著酒怒。

“湘湘只是想見見你……”許湘雨打了個哆嗦,聲音帶著哭腔。

段澤眼睛通紅地向她走去,視線從她那刻意精心描繪過的五官落在微微發舊的旗袍上,突然暴喝出聲。

“誰準你穿她的衣裳?誰準你來的梅苑?把衣服脫了給我滾!”

他大手一扯,直接拽著許湘雨的旗袍就要脫,可轉瞬間,動作又輕柔下來。

他不能把卿卿最喜歡的旗袍給撕壞了……

“咳咳……”許湘雨忽的猛烈咳嗽起來,面色蒼白虛弱了幾分。

當初她做完月子后,段澤便立馬要將她送去別苑。

許湘雨沒有辦法,只能尋找最極端的方式讓自己患上慢性咳嗽。

那病懨懨的樣子,讓段澤想起了曾在梅苑咳出血的林月卿。

在許湘雨的苦苦哀求下,段澤最終還是做出了讓步,讓她繼續留在梨苑。

但也僅僅是留下。

段澤再沒踏足過梨苑,更別說是寵幸她。

許湘雨沒有辦法,只能鋌而走險,趁著段澤醉酒過來,企圖用林月卿的影子達到自己的目的。

可她模樣是裝足了,聲音也夠柔弱,道出的稱呼,卻讓段澤瞬間酒醒。

許湘雨開始懊惱,也后悔自己沒有做足功夫再開始計劃。

“大帥,湘湘知道錯了……我自己脫,湘湘再也不敢了……”她眼淚成珠,一邊咳嗽一邊哭。

段澤的神色晦暗不清,沒有再碰許湘雨半分。

等她脫下旗袍,段澤才發現她里頭盡只有幾寸少得可憐的布料!

“大帥……”許湘雨咬著紅艷的下唇,眼神迷離帶媚地看著他。

段澤握拳的手緊了幾分,對著門外大喝一聲:“來人!”

第18章 絕癥,死亡

守在門外不遠處的丫鬟連忙跑了進來,看到屋里的情形立馬低下腦袋。

“大帥有何吩咐……”丫鬟的聲音都在顫抖。

“拿一套你的衣服過來給許姨太穿上,再帶她回梨苑。”

段澤肅聲命令完,便小心翼翼撿起地上的旗袍,輕柔疊起。

許湘雨錯愕地看著他:“大帥,你要湘湘穿丫鬟服?”

“別再觸我的底線。”段澤沒有看她,冰冷的聲音已經充分表明了他的態度。

待丫鬟帶著許湘雨離開,段澤的酒意又醒了不少。

他撫著床上的枕頭,冰涼如窗外的冷月,可他依舊緊緊擁在懷中。

那繡花枕頭,曾被林月卿夜夜枕了七個年頭。

第二日清晨,段澤被一陣嘈雜的聲音吵醒。

他頭疼地壓了壓眉心,順著聲音走了過去。

“怎么了?”段澤悶聲問道。

梅苑的下人還是之前那批,一直都是安靜祥和的相處狀態,這是他第一次聽到丫鬟們起了爭執。

兩個小姑娘立馬低下頭,其中一個微胖的丫頭回應道:“回大帥,今日我們在打掃庫房時,發現幾個瓷罐里有些花花綠綠的糖丸子起了霉,奴婢說扔掉,可木鳶覺得這都是夫人生前的東西,不能亂動……”

她話還沒說完,段澤已經一個巴掌猛地甩了過來,打得她踉蹌倒地,整個半邊臉迅速腫脹起來。

“什么生前,誰跟你們說夫人死了!”

段澤是真的很生氣,才會在酒醒后還如此沖動地動手打梅苑的人。

他閉上眼連著深呼吸三口,對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兩人沉聲說道:“把瓷罐拿來給我看看。”

另一個叫木鳶的姑娘戰戰兢兢地將兩個瓷罐端了過來,遞到段澤跟前時抖得差點將瓷罐摔落在地。

段澤滿心已被那瓷罐吸引,沒有在意下人的異樣。

他打開蓋子,迎面撲來的是一股發異的氣味,微微還有些嗆鼻。

“這些,都是什么?”段澤看著那被青霉蓋住的丸狀顆粒,心里一驚。

“奴婢……不知道……看著像糖果……”木鳶顫聲回答。

段澤沒有再為難她們,而是叫來了家庭大夫,讓他辨別瓷罐中的物品到底是什么。

大夫剛嗅到味道,便立馬下了定論:“大帥,這些都是藥丸!”

他雖不精通西醫,可對這些東西還是有起碼的辨別能力。

段澤兩腿突然有些發軟,一種不祥的預感狠狠朝他撲來。

“我找李大夫只是為了看病……”林月卿曾經說過的話像復讀機一樣在他耳畔回旋。

流鼻血,咳吐血,軍區醫院……

段澤突然就意識到了什么,但身體里又有一個小人不停地在拉扯自己,提醒自己不要忘那方面去想。

因為許湘雨的存在,槍斃了林月卿最在意的丫鬟素鳶。

因為孩子的突然死去,他在醫院撞見她和李大夫在房間,便直接下了最惡毒的定論,砍了李大夫的人頭。

段澤帶著那些發霉的藥丸去了軍區醫院。

李大夫的病房已經換了另一個年齡稍長的醫生,他看著段澤帶來的藥丸,表情變得凝重。

“都是治絕癥的藥,但也說不上是治,只是延緩死亡的到來。”醫生剛從外地調來,對身穿便裝的段澤并不熟悉,此刻語氣也相對比較冷漠。

段澤的心忽的就被一種無力的力量狠狠揪住,沉悶到近乎窒息。

絕癥,死亡。

《晚風卿如雪》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內容不顯示部分

同類文學小說

三肖中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