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富少王棟柳眉_逍遙富少小說在線閱讀

逍遙富少王棟柳眉_逍遙富少小說在線閱讀

逍遙富少

時間:逍遙富少作者:太平天子來源:zzy

逍遙富少王棟柳眉最新章節免費閱讀逍遙富少是作者太平天子寫的一本小說精彩章節完整版免費看:是少爺么?您可算是接電話了,我是你趙伯啊,老爺已經決定立你為家族的繼承人了,您就別賭氣了,趕緊回來吧,家族的公司,您得早點熟悉熟悉!是棟兒么?媽知道以前對不起你,可那也不是媽的本意啊,你就回來吧!是啊,咱們家族,還得靠著你呢!不就是幾千個億的破家族公司么?老子還稀罕你那幾個臭錢么?滾!...

《逍遙富少》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3章 王棟來了

王棟一直覺得,離開了自己,柳眉過的還是挺好的,也因為此,王棟的心里還是有些不舒服的,畢竟,一個人離了另一個人,依舊過的很好,那不就是說明,那個人是沒用的么?

現在聽到陳可辛說自己要把柳眉給逼死了,也是一頭的霧水,好端端的,這又是怎么回事兒?

“你過來找我吧,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當陳可辛來到王棟的地址,看到王棟辦公室的豪華之后,剛剛在電話里還語氣逼人的陳可辛,說話的時候終于是小心了一些。

人就是這樣,知道了別人那高貴的底細之后,就會有種心里沒底的感覺,底氣不足,自然也就無法大聲喧嘩了。

“萬里集團,是你的?”陳可辛一臉震驚地看著王棟。

王棟點了點頭:“顯而易見……不過,我不希望除你之外的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

陳可辛心里震驚無比,再一想,所有的事情就都想通了,原來,這些年里,幫著柳眉完成一個又一個訂單的,其實是王棟!這也就難怪了,一切都解釋通了。

“原來你是這樣的一個男人!”

想通了的陳可辛終于是又按奈不住心中的憤怒了。

“不管怎么說,你和柳眉,你們兩個人,也曾相愛過,雖然現在已經離婚了,但你也不應該那樣對待她!”

“我怎么對待她了?”

王棟覺得有些可笑:“我將她捧在手心,對她言聽計從,卻又百般被辱的時候,沒人說過什么,而現在呢?雖然離婚了,但我也沒做什么出格的事兒?公司之間的合作,依舊在進行著,我做什么出格事兒了?”

王棟不僅覺得可笑,還覺得可惡!這是赤裸裸的潑臟水了!

“你怎么對她你不知道嗎?你們剛一離婚,就讓萬里集團斷了對長生制藥的合作,這一斷合作,你倒是沒事兒,畢竟家大業大,可是柳眉呢?公司要破產,那就是柳眉的責任,柳家那么多人盯著柳眉,你想過她的處境么?還是說,你只是想著要讓柳眉難過,只是想著要報復柳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得不說,你成功了,柳眉都快要被逼死了!而兇手,就是你!”

聽著陳可辛的話,王棟一頭霧水:“我什么時候讓公司斷絕跟長生制藥的合作了?”

”到現在你還裝?整個萬里集團都是你的,如果不是你,萬里集團誰有資格切斷這條合作?”

王棟很震驚,心里覺得委屈,可是,很快,他就想到了秦麗,難道說,是秦麗做的嗎?

他拿起了電話的聽筒,撥通了電話:“讓秦麗來找我。”

“王棟,你不要裝作一副無辜的樣子,現在怎么辦,你說!”

“你先給我點時間,等我查清楚了,再說。”

“好,那我就等著!”

沒多久的時間,秦麗來了。

聽聞王棟突然找她,秦麗的心情就很不錯,專門換了一身性感的裝扮,想要來跟王棟發展發展,結果剛一推門,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氣勢洶洶的陳可辛,還有眉頭緊鎖看著自己的王棟,秦麗就知道,出事兒了。

但她還是表現的非常的鎮定,笑著走了過去,說道:“怎么了王總,?突然找我,是出什么事兒了嗎?”

“讓公司跟長生制藥斷絕一切來往,是不是你的意思?”

王棟開門見山。

秦麗楞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沙發上的陳可辛,隨后正了正身子,義正言辭的說道:“是的,是我讓公司跟他們斷絕的來往,但我沒有覺得自己哪里做錯了,我只是替你不值得而已,這么多年了,你為那個女人默默做了多少,可是,那個女人,她是怎么對待你的,難道你不清楚嗎?不給她點教訓,她還真的以為,這一切都是靠她自己來的呢!”

“沒有你在幕后幫忙,她們柳家算個屁?背負了這么多年的罵名,現在還跟你離婚,憑什么還要幫她?”

“那也不用你管!”

王棟唰的一下站了起來,火氣很大。

“公司是我王棟自己的,不是你的,柳眉怎么對我,那也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

秦麗的眼眶瞬間就酸了,她一臉不甘心的看著王棟,委屈的說道:“你兇我,你竟然兇我!這些年來,我為你做了多少,難道你不知道嗎?臨了了,你卻這樣對我,我替我自己感到不值!”

“秦麗!你應該清楚,我跟你之間,只是上下級的關系!”

“可在我心里,不是這樣子的!”

秦麗怒吼著。

一旁的陳可辛愣愣地看著這一幕,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兒了。

同時也徹底沒了底氣。

是啊,這些年柳家甚至柳眉是怎么對王棟的,她在清楚不過了。

可卻沒想到,王棟竟然忍受了這么多,還在幕后默默的幫柳眉,毫無怨言。

這到底是一種怎么樣的付出,這才是愛情啊……

柳眉,真的錯過了一個優秀的男人,這一刻,陳可辛也有些嫉妒柳眉。

她有些著急了,站起來看著王棟,說道:“你跟這個女人什么關系,我不想知道,但你現在必須清楚,柳眉很危險,老太太是什么樣的人,你應該是清楚的!”

王棟點了點頭,這一切,他自然是清楚的了,他拿出了手機來,趕緊給周銳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而此刻的柳家,已經是人聲鼎沸,在幾十號人的圍觀下,柳眉被兩個漢子按在了地上。

老太太將一個戒尺遞給了柳婧,語氣冰冷地說道:“給我扇,狠狠地扇,扇到這個戒尺斷了為止!”

柳婧接過戒尺,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這些年來,自己一直被柳眉壓制著,心里有多少的怨言啊,現在有機會可以狠狠地收拾柳眉了,她自然是不肯放過的。

周圍人更是一個個樂在其中。

“活該!”

“對,活該!”

“平日里高高在上,以為自己是什么人上人了?其實你不過就還是一個垃圾而已!”

“就是,這就是你的下場!”

柳眉心有不甘,卻也無可奈何,眼看著柳婧拿著戒尺靠近自己,也無能為力,大概,這就是自己的命吧!

“今天我就讓你嘗嘗,被戒尺狠狠打臉的滋味!”

啪的一聲,柳婧用手中的戒尺狠狠地扇在了柳眉的臉上。

這一下,力道不可謂不大,一個紅紅的印子,就那么留在了柳眉的臉上。

啪!

啪!

啪!

接二連三的,柳婧狠狠地扇著柳眉。

“扇死她!”

“對!扇死她!”

“這種女人,就該扇死她!”

所有人都在看著笑話,而柳婧的力氣,也是越來越大。

剛開始的時候,柳眉還能忍著,但很快,她忍不住了,眼淚不住的往外流著,而嘴里呻吟的聲音,也是越來越清晰。

漸漸的,她的視線甚至都模糊了,周圍的人都變的迷迷糊糊的,就好像這個世界是虛妄的一樣,都快要不存在了。

可臉上不斷傳來的疼痛,卻是清清楚楚的。

“王棟……”柳眉的嘴里,終于還是念出了王棟的名字來。

在這人生的最低谷,她才意識到,原來,這些年來,一直疼愛著自己,真心真意守護著自己的人,只有王棟啊,其他的人,都是騙子!

自己得勢時,敬著自己,而等到自己失勢時,又巴不得把自己踩死!

淚水就那么流淌著,柳眉甚至有種自嘲的沖動,柳眉啊,你的眼睛是瞎了嗎,為什么連誰對你是真心真意的好,誰對你是虛情假意,都分不清楚呢?

“扇死你!”

柳婧還在不斷的扇著,而柳眉的意識,在這個時候,也是漸漸的模糊了,她臉上的皮肉,早就已經血跡斑斑,看上去非常的恐怖。

“老太太,王棟來了,正往里面闖呢!”

一個下人走了進來,有些著急地說道。

第14章 打臉了

王棟的突然到來,讓柳眉在那么一瞬間,覺得好像有了希望一樣,可是,很快,柳眉的心,就又暗淡了,都這個時候了,公司都已經那樣了,不管誰來,又有什么用呢?

柳家眾人卻是神色各異,有人驚訝,也有人幸災樂禍。

“王棟這個廢物,真沒想到他會自己送上門來,雖然他跟柳眉已經離婚了,但再怎么說,他也曾經是柳眉的男人,柳眉把公司搞成這樣,跟這個廢物也有關系!”

“對,王棟這個廢物,也該接受懲罰!”

柳婧轉身看向了老太太,斬釘截鐵地說道:“老太太,王棟也該受罰!”

便是在此時,王棟已經上得堂來了,他一邊走一邊喊著:“是哪個不長眼的,說要讓我受罰?”

他站定在了二堂里,扭頭看向了一旁的柳眉。

此刻的柳眉,已是淚流滿面,臉上到處都是血印子。

這一刻,王棟心疼了,畢竟,這是自己愛過的女人!甚至于,直到現在,王棟對于柳眉的那種感情,也沒有褪去多少,只不過多了一些失望而已。

“王棟,你這個廢物,你竟然還敢來這里!”柳婧盯著王棟的眼神,就感覺盯著一個死人而已,而此刻的她,心里卻是滿滿的得意,這個家伙竟然來了,那自己可得好好地折磨折磨。

王棟呵呵一笑:“我為什么不敢來這里?你們在這里毆打柳眉,就等于是私設刑堂,按照規定,這是要被拘留的!”

柳婧還未說話,老太太已經笑了起來:“王棟,其實當初你跟柳眉結婚的時候,我就是不同意的,因為,相比于柳家的地位,你的身份太低微了,若不是老頭子點頭,你連我柳家的門,都進不來,就更別說是攀上我柳家這個高枝了!”

周圍眾人一臉贊同,都用不屑的目光盯著王棟看著。

王棟冷冷笑著,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眼前的這群井底之蛙。

是的,對于王棟來說,眼前的這些個人,就是沒見過世面的井底之蛙,鄉巴佬!

老太太見到周圍人附和,也是相當得意,帶著笑容繼續說道:“如今,你跑到我柳家來,替一個有過的人求情,還說什么我們私設靈堂,老太太我,只想說一句,至少,在這個城市,巡捕房的那些人,還管不到我柳家的頭上來,就更別說是這么一件小事兒了!”

柳婧得意地笑著:“巡捕房的頭兒,還常到我家來吃飯呢,他敢管我們家的事兒?你這個廢物,真是沒見過世面!”

“對,別說是我們打自己一個無足輕重的廢物了,就算是打了外面的人,巡捕房又能把我們怎么樣?”

“巡捕房跟柳家是穿一條褲子的,巡捕房就是柳家,柳家就是巡捕房!”

堂里的人得意不止,似乎因為自己是柳家人兒感到驕傲,感到自豪!

而一旁的柳眉,在這個時候也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就那么站了起來,低聲說道:“王棟,今日你能來,我已經感到滿足,柳家的事情,不是你能管的,回去吧,畢竟……我們已經離婚了。”

不知道為什么,當柳眉說出已經離婚這幾個字的時候,她感到了鉆心的疼痛,這樣的一個男人,在自己最黑暗的時候來救自己的男人,自己卻已經跟他離婚了,這是多大的糊涂!

王棟的心里也是有一點點的波動,他很想裝作波瀾不驚,漠不關心,可事實上,當他這個人站在這里的時候,這些東西,就都已經不存在了。

他的嘴唇動了動,想對柳眉說些什么,可到了最后,卻還是什么都說不出來。

此刻,對于柳眉,王棟,無言。

“王棟,你還不滾么?你要是不滾,我柳家可就要關門打狗了!”

“對,關門打狗!”

“王棟,你要是不想走也行,跪在地上,舔一舔我的腳趾,沒準我會對柳眉下手輕一點。”柳婧得意的說著。

王棟呵呵一笑,扭頭看了過去:“一個很快就要進巡捕房的人,還沒資格跟我說這種話!”

說完,他看向了老太太,說道:“私設刑堂,按照規定,就是要被拘留,不論你們跟誰有什么關系,今天,都逃不掉了!”

柳婧冷冷一笑,說道:“巡捕房?好啊,我這里有巡捕房張探長的手機號碼,要不要我撥過去,讓張探長跟你聊聊?”

“你個廢物,當巡捕房是什么地方?你這種升斗小民,這種廢物,又有什么資格報警?!”

“賤命一條罷了!”

王棟地嘴角輕輕上揚著,就那么看向了老太太:“老太太,你年齡大了,本不應該遭受這牢獄之災,不過,很可惜,萬事萬物,有外就有內,有因就有果,你指使柳婧打人,所以,你跟柳婧,這次都逃不掉了!”

“狂妄!好生狂妄!”

“你有什么資格這么跟老太太說話!”

“不知死活!”

老太太卻是大笑了起來:“好啊,竟然有人敢這么說話,那好啊,你打電話,現在就給巡捕房打電話,看一看,巡捕房是會聽你的,還是會聽我的!”

王棟搖搖頭,有些無奈,說道:“來之前,我就已經報警了,估摸著,巡捕房的那些個人,現在應該已經來了吧?”

“是誰報的警?敢說柳家私設刑堂!哪里私設刑堂了,倒是讓我瞧瞧!”

便是在這個時候,巡捕房的張探長,張若海,就這么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柳家眾人見此狀況,都是笑了起來。

“王棟,你可真厲害,都敢報警了,看看,巡捕房的張探長都親自來了呢!”

“就是,整個京南市,報柳家警的人,你還是頭一個呢!”

“不過,廢物就是廢物,報警之前也不看看自己身份,就你這種廢物,就算是報警了,又有什么屁用?”

此時此刻,在柳家眾人的眼中,這個王棟,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就連被打的柳眉,此刻都覺得臉上掛不住,本來被家里人羞辱就已經足夠慘了,現在連外人都知道自己被打了,以后自己還怎么混!

“呦,王棟,原來是柳家的廢物女婿啊,這警,是你報的么?”張若海走了過來,笑嘻嘻地看著王棟,一臉的戲虐。

王棟輕笑著點了點頭:“是我,張探長,你看看,事實清楚,如果沒什么問題的話,那個柳婧,還有那個老太太,就麻煩你拘捕一下。”

張若海大笑了起來:“事實清楚?哪里的事實清楚,我看到的,不過是你私闖柳家,然后又大鬧柳家而已,此罪,當拘!”

說著話,他沖外面喊了一聲,七八個巡捕就這么沖了進來。

此刻,王棟笑了,他看向了張若海,輕聲說道:“從此刻開始,你再也不是什么張探長了!”

第15章 離別在眼前

“王棟,你放肆!怎么敢這樣跟張探長說話?趕緊賠禮道歉,否則,你把那牢底坐穿,都有可能!”老太太語氣威嚴地說道。

柳眉也是有些著急,趕緊說道:“王棟,你別胡鬧了,我沒事兒!”

柳婧等人又一次得意了起來。

“看起來,要坐牢的那個人,是你自己!”

“你在牢里,可沒人去看你!”

所有人都嘲笑著王棟。

而王棟,卻是依舊不著急,反而很輕松地說道:“張若海,在這個關頭,你敢徇私枉法,已經沒人救得了你了,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紀檢那邊,應該很快就有人來帶你走了。”

“你放屁!”

張若海對紀檢極其敏感,立馬反駁了起來。

偏偏就是這個時候,柳家門外傳來一陣嘈雜,老太太有些皺眉,質問道:“外面什么聲音?”

“奶奶是紀檢的人來了!”

話剛說完,幾個人便走了進來,那幾個人一邊走,一邊將公文亮了出來。

“張若海,你徇私枉法,犯罪事實清楚,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

此刻,張若海只感覺氣血上涌,眼睛一翻,竟是暈倒在了地上。

而柳家眾人,則是一臉驚惶,誰都沒有想到,這種事情,竟然都能夠被王棟給說中,難道說,王棟并不是像面上看的那么簡單?此人背后,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所有人都愣住了,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不可能,這不可能!”

“王棟,你到底搞了什么鬼!”老太太太終于是急了。

王棟輕輕一笑:“誰是鬼,誰心里清楚,張若海咎由自取,犯了正法,自然法不容情!”

“就算張探長被抓了又如何?誰哪只眼睛看到我們私設刑堂了?”

柳婧語氣慌亂地說著。

“事實清楚,這二堂里有監控,調出來,自然就明白了!”門口的方向,一個中年男人散發著不怒自威的正氣,就那么走了過來。

此人正是新上任的總探長趙永剛。

半個小時前,當他接到要讓自己接任的消息時,心里還打鼓呢,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兒,現在看來,事實已經非常清楚了,有人要搞柳家,而且,這個人,應該還是個位高權重的人,不然,上面的那位,不可能直接將電話打到他這里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心里才有些緊張,但是,再怎么緊張,作為一個總探長來說,該有的氣度,還是要有的。

在趙永剛出現的那一刻,老太太就知道,自己家里,似乎惹上事兒了,不然,沒有人能有能量,在這個節骨眼上動自己家里的人。

可是,這個人是眼前的這個王棟嗎?老太太的心里有些懷疑,他不敢相信,這個已經在自己面前出現了好幾年的廢物,會突然之間有那么大的能量!

柳婧也是有些慌亂了,趕緊說道:“你……你不要亂說,我們根本沒有私設刑堂,都是這個人,都是王棟搞的鬼!”

“有沒有私設刑堂,很快就有結果了!”

便是在這個時候,一個屬下突然拿著一個平板走了過來,一臉緊張地說道:“總探長,這是監控……”

平板電腦的屏幕上,正是柳婧打人的畫面,而老太太指使的事實,自然也是清楚的。

“那就不用說什么了,來啊,給我把這個老太太和柳婧帶走,按照規定,該拘留幾天就拘留幾天!”

這一刻,柳眉急了,王棟這是瘋了嗎?事情竟然都波及到老太太頭上來了,這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趕緊站了過去,說道:“我愿意和解,我愿意和解,這還不涉及到刑事犯罪,是可以和解的!”

對于柳眉的和解,王棟是理解的,但是,王棟不允許這樣的情況出現,他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很早就做了安排。

“恐怕是不行了,你家老太太和柳婧,還涉及其他的案件,今天,必須要跟我們走,我們還要調查其他的事情。”

說完,趙永剛下達了抓人的命令。

老太太和柳婧以及柳家上下的人,在此刻,都已經慌了。

“王棟,你到底做了什么?你這個窩囊廢,你這個廢物,你究竟做了什么!”

柳婧大喊著,心里的不服氣到了極點。

而老太太則是明白,這一次,自己是遇到狠人了,要是不進去蹲幾天,那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老太太束手就擒了。

在柳家眾人驚恐和不解的目光下,趙永剛就那么將人給帶走了,誰都沒有想到,柳家老太太,竟然會有這么一天!

而此刻的王棟,卻還是不知道該如何跟柳眉說些什么,他猶豫了片刻,這才看向了柳眉,說道:“保重!”

說完,王棟轉身就走。

而此刻的柳家眾人,則是一個個膽寒地看著柳眉,因為王棟,此刻的柳眉,地位似乎又有些回升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陳可辛跑了進來,一邊跑一邊喊著:“萬里集團恢復跟咱們的合作了,那個周銳剛剛來了電話,指定要讓柳眉去談恢復合同的事情!”

柳家眾人再次驚訝地看向了柳眉。

而柳眉,則是看向了王棟的背影,此時此刻,她越來越真切地感覺到,這一切,似乎真的跟王棟,有關系,可是,到底有沒有關系呢?

柳眉也不清楚。

……

擦了點藥膏,處理了一下臉上的傷口之后,柳眉在陳可辛的陪同下,跟周銳見面了。

周銳態度溫和,對之前出的事情表示了歉意,這讓柳眉的心情又好了一些。

只要長生制藥沒問題,那自己的心里,也就能舒服一些了。

在一家餐廳里,陳可辛和柳眉點了一些吃的,雖然臉上還帶著疼痛,但柳眉的心情,卻是好了很多。

“我本來還以為,今天巡捕房那邊的事情,是因為王棟的緣故呢,剛剛看了新聞才知道,原來是紀檢那邊真的開始動真格了。”柳眉一邊吃一邊說著。

陳可辛只是看了一眼柳眉,并沒有說什么話。

柳眉又說了一些:“雖然今天王棟過來也是好意,但我總覺得他太魯莽了,這一下,得罪了柳家多少的人啊,他以后該怎么辦呢?”

“柳家的人我都不敢得罪,他真是太沒有大局觀了。”

“你說,我當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這樣的男人呢?”

見柳眉這個時候了,還在責怪王棟,她都為那個男人感覺到心疼。

如果自己是王棟,絕對不會再管柳眉,真是太讓人寒心了。

陳可辛是徹底聽不進去了,站起身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紅著眼眶吼道:“柳眉,你知道什么?”

“這些年王棟為你做了些什么?你知道嗎?”

“沒有王棟,你以為萬里集團會搭理你?你以為你比別的人多了點什么嗎?”

“王棟去得罪柳家還不是為了你?為了不讓你受委屈?”

“柳家你不敢得罪,可是在王棟眼里,柳家算個屁!”

“告訴你吧,王棟就是萬里集團的董事長,這些年,在背后默默守護著你,給你開山辟路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王棟!”

“你根本不知道王棟到底有多愛你!你也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錯過了一個怎樣優秀的男人!”

這一瞬,柳眉愣住了,一臉的不可思議,這已經是第三人跟自己說這句話了。

并且第三個人,還是自己最好的閨蜜。

她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回想起過往的每一個瞬間,她突然之間就想通了,這些年來,自己過的這么順,不是因為運氣好,是有人在默默的幫自己,打通了一切?

都是因為王棟的存在啊,是王棟給自己打通了一切的障礙!

王棟那樣的幫助著自己,在乎著自己,可怎么呢?自己卻把這樣一個愛著自己的男人給弄丟了?

想到這,柳眉仿佛丟了魂兒一樣,一把抓住了陳可辛的手,急切地說道:“王棟,王棟在哪?我要去找他!我要找他!”

陳可辛也是一陣苦笑:“他要回京城了,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這會兒應該已經快要上飛機了。”

柳眉一聽,腦袋嗡地一陣亂想,失魂落魄的站了起來,隨即反應了過來,像瘋了一樣就往外跑。

在一輛出租車里,柳眉將自己包包里面的現金全部倒了出來,著急地跟師傅說道:“師傅,去機場,拜托,以最快的速度!”

司機師傅一看這么多現金,心里也是樂開了花兒,立馬說道:“好嘞,這就走!”

隨著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出租車來到了京南機場外邊,柳眉推開車門就開始跑,剛跑兩步,因為是高跟鞋的緣故,一下子崴了腳,摔倒在了地上,腳踝上的紅腫與疼痛讓她落了淚。

但是,此刻,她非常的清楚,王棟對于自己的重要,她無法接受失去王棟的結果。

柳眉咬著牙,把高跟鞋脫掉,扔到一邊,光著腳繼續跑。她瘋了一樣地往人群里面擠著,已經無法顧及到他人的感受了。

“瘋了嗎?神經病?趕著去投胎?”

”有病啊,沒看著我這還有個孩子嗎?“

所有的謾罵,柳眉覺得無所謂,被人罵就罵吧,為了能找到王棟當面說清楚,被人罵一頓,又能怎么樣?

可是,茫茫人海,人來人往,這么多的人,柳眉迷失在其中,要找到王棟,無異于大海撈針。

當她穿梭了很久,尋找了很久之后,她的心理防線,在這一刻,終于是崩潰了,腳踝上傳來的疼痛讓她一屁股坐在了機場大廳中央的地上,她流著眼淚大喊了起來:“王棟,王棟你在哪里!王棟,你不能不要我啊,王棟!”

“我求求你,求求你回來,王棟,我愛你啊,王棟!”

周圍的人就像是看著一個神經病一樣地看著柳眉,雖然也不乏有人同情,但更多的人,還是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柳眉,像在看一個瘋子,一個小丑。

喊到最后的時候,柳眉已經徹底哭的沒了力氣,趴在了地上,頭發凌亂,帶著淚痕,癱軟在原地。

而此刻,正在至尊vip通道檢票的王棟,也是猛然聽到了柳眉的聲音,心頭一顫,遞出的登機牌又下意識地往回收了收,檢票員一愣,問道:“先生,您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再不檢票,可就來不及了哦。”

一旁的趙伯也知道發生了什么,勸說道:“少爺,回去吧,一切都不值得,家族還等著你發揚光大呢!”

此刻的王棟,內心糾結,但他還是咬了咬牙,將登機牌遞了過去,進入到了飛機里面。

坐在頭等艙的王棟,眼神空愣愣的,仿佛丟失了靈魂的行尸走肉,自己和柳眉,就真的這么錯過了嗎?

愛情,就這么一文不值嗎?

想到這的時候,王棟鼻頭一酸,眼角滑落一滴淚水。

這時,一個空姐俯身在王棟旁邊,微笑道:“尊敬的乘客,我們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您系好安全帶,準備起飛哦。”

突如其來的甜美聲音,打斷了王棟的思路,輕輕嗯了一聲,系好安全帶,不經意間看了一眼窗外,突然整個腦袋轟的一聲……

《逍遙富少》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內容不顯示部分

同類文學小說

三肖中特100